阴阳见闻录

第二章交谈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1-03 15:19:39

爸爸妈妈?还有杂货店老板?

我眼神动了动,手指无意识的敲击桌面。

如果没记错的话他说的这三个人都已经去世了。

“好好好,那除了这些人还有谁见过你哥哥?”我开始诱导。

于华歪着脑袋想了想摇摇头:“没有了。”

皱眉思索,我感觉脑海里好像出现了一些碎片,但想要组成一幅完整的东西还缺一些必要的东西。

放弃思考,我继续索取信息:“那你能跟我说一说,你哥哥都什么时候会出来吗?”

于华看着我,一只手揉搓着衣服下摆:“平时没人,或者人少的时候,还有梦里。”

“梦里?梦里是什么样子的?”

“梦里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宫殿,里面有很多房间,哥哥以前会带着我在城堡里冒险,不过最近每次哥哥都把我关在一个房间里面不让我出去。”

我挑挑眉,这个梦的寓意其实不少。

宫殿代表的,应该就是于华的身体或者精神世界,哥哥指的应该是第二人格。

这个精神世界出现变化,哥哥每次都会把他关起来,那这应该是第二人格在保护他。

宫殿里出现了什么怪物吗?

邪恶人格?

手指敲击着桌面:“你现在能找到你哥哥吗?”

于华歪了歪脑袋:“能,只要我叫哥哥就会出现。”

“不管在哪里?”

“嗯。”

“那……你现在能叫你哥哥出来吗?”

听到我这句话他开始有些迟疑,咬着嘴唇一幅小女孩纠结的模样:“哥哥个刚才说不想见你。”

我挑挑眉,不想见我:“不想的话那就算了吧,那么……”

还没等我问出下一个问题,会议室的门被人敲响。

一个穿着工作服的护工从外面走进来:“任先生,患者到吃药时间了。”

我连忙起身:“那您忙,我明天再来。”

微笑点头示意,退出会议室,想了想又转身,朝着院长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推开办公室的大门,一个有些谢顶的中年大叔坐在办工桌后。

听见我开门他抬头,眯起那本来就不是很大的眼睛看向我这边,看了一会这才露出笑容:“是小凡啊,你不是跟病人聊天呢吗?怎么有空来看你王叔了?”

我扯出笑脸:“这么长时间不见,我这来您这当然得来看看啊,不然多不好啊。”

中年人撇赔嘴:“的了,你小子随你爹我还不知道吗?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又什么事?”

我也有些不好意思,凑到他身边轻车熟路的给他捏起肩膀:“王叔你看着这话你说的,我真就是想来看看你。”

中年人低头看着手里的一份报告:“好啊,这可是你说的,本来还想着你这需不需要监控资料,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吧,哎哎哎,对,就那,用点劲。”

我一边手下用力一边露出副谄媚的笑脸:“那啥王叔,您这一看就是早就准备好了,我要是不拿也不好意思啊是吧。”

中年人从报告里抬起头撇了我一眼,然后伸手从抽屉里翻出来个优盘:“你小子啊,这是于华最近几天的监控记录。”

我一把抢过中年人手里的优盘,转身就准备走,可刚走没两步就被中年人叫住:“你个臭小子早知道让你多按会在给你了,你先等等,我有事问你。”

我扯出满脸的堆笑:“王叔,还有啥事啊?”

两人对视,王叔的表情开始逐渐变得有些沉重:“你……过两天就是老任他俩的七周年,你不准备准备吗?”

听到这个问题我也沉默了,脑海里闪过一些片段双拳紧握:“王叔,我……”

王叔叹了口气:“算了,不想去的话今年还是我去吧,你的那份也顺带替你烧了,可是你准备这样到什么时候?已经过去七年了,因为那件事你耽搁了多少东西?”

我忍不住的一阵苦笑:“王叔,你知道的,如果那件事情我查不清楚,不把凶手揪出来我干什么都不会安心,也没脸去见他们,而且我也不后悔。”

王叔盯着我眉头紧锁:“游婉那件事情你也不后悔吗?”

……

走出办公室行走在精神病院内,四周全是些神神叨叨的病人。

看着他们这么各聊各的还能聊得特别投机,我真的感觉挺神奇。

就在我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一个老头,他一上来就抓住我的手:“你是不是也看见了?你绝对看见了!不要管!会死人的!”

我被这神叨的老头吓了一跳,没等我回过神来就冲过来几个护工把老头摁住,其中一个护工在老头脖子上打了镇定剂,着才安静了下来。

目送着这些人把这老头送走我站在原地有些发愣。

低头。

掌心是一块类似于玉坠的东西,这是刚才那老头塞给我的。

他刚才在说什么?

看见了?不要管?会死?

果然神经病的思维模式和正常人不一样,还是说他在暗示我什么。

捏着手里的玉佩我自嘲的笑了笑:“最近精神病院来多了,看来我是脑子也不好使了,神经病的话都当真。”

回到奶茶店,我打开优盘里面的监控录像。

镜头里是于华自己一个人坐在床头自顾自的玩着玩具,然后忽然抬头。

他好像看到了什么人一样,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张开双臂,做出一副拥抱的姿态。

下一秒,他整个人僵在原地,眼神茫然。

很快,又转化成一种开朗的神色,双手环住自己的双肩,开始自己拥抱自己。

他自己跟自己聊了回天,期间人格一直在哥哥和妹妹之间切换。

好像是聊累了便准备躺下睡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有一瞬间我感觉他好像又切换了一个人格。

在他躺下前的几秒眼神明显是从茫然转变成了另一种神态。

这种眼神说不清道不明,同时他还舔了舔嘴角。

如果拿一个什么东西来形容这一刻的于华,那我能想到的恐怕就只有小丑,那种疯狂。

深吸了口气,关掉电脑,回想着那人舔舐嘴角的动作还有眼神,不由的双手攥紧,眼神变得有些冰冷。

脖颈上的那块黑斑没有变淡的迹象,看来真的是某种皮肤病,抽空去检查一下。

躺在床上进入睡眠,又是那场噩梦。

我躲在床底下瑟瑟发抖,父母的惨叫声在耳边萦绕不觉,仿佛是催命的魔咒。

年幼的我捂住耳朵,眼泪如决堤一般落下,但却不敢发出丝毫声音。

蜷缩在床底,我看见那人把两幅人性的皮质挂在窗边,他看着那两幅有些破损的皮质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角,然后猛的转头看向我这边!

那双眼睛……癫狂中带着笑!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历史]穿越大唐三妻四妾:今晚翻牌子
  • []嬉游花都:从大山中走出的风水神婿
  • [现代]人生巅峰了:七个漂亮姐姐
  • [现实]重启1985之巅峰岁月
  • [玄幻]开局抽取神阶剑道天赋
  • [历史]我在大唐卖烧烤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