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老天师

第一章 锁三魂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1-19 21:11:18

据说我出生的时候,脖子被脐带缠了足足三圈。

这种怪事。

在乡下被称之为“锁三魂”。

说是这样生下来的孩子,还没出生的时候就被鬼神勾走了“三魂七魄”,就算是生下来也活不长。

我爷爷算是十里八乡远近闻名的阴阳先生,看到我的情况立刻床板下的箱子里取出了三支香燃上,随后又拿出一踏黄纸,用朱砂在上面写写画画的。

随后让父亲将这些画满了晦涩符咒的黄纸贴在门窗上后。

爷爷又交代父亲,待会儿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不论是谁跑来敲门,都不准开!就是天王老子来了,那也不行!

说完,爷爷便顶着大雨急匆匆的出了门。

到了后半夜。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紧接着门外便响起了爷爷的声音。

“斌子!开门!我回来了!”

我父亲名叫许斌,听到爷爷的声音,他下意识的就要跑去打开院门。

就在手搭在门锁上的那一刻。

父亲忽然回想到爷爷临走前特意交代的那番话,触电一般的缩回了手。

可门外爷爷的声音又在这时再一次传了进来。

“斌子?赶紧开门啊!你他娘的在屋里干什么吃呢?”

再三犹豫之下。

父亲到底还是没敢把门打开,透过院墙的砖缝往外瞄了一眼。

可这一看!

门口竟然什么都没有!

爷爷根本没有回来!

但爷爷的声音却依然还在门口不断地叫喊着。

“快开门!斌子?!开门啊!”

父亲赶忙用铁锹抵在了院门上。

外面不知何时又传来一阵阵的怪叫,至于说的什么,父亲倒是并没有听清楚。

直到第二天爷爷回来。

刚一进门,爷爷便当场喷出一口鲜血,双目无神的摇了摇头,嘴上呢喃着。

“缺一魄!就缺一魄啊...”

“唉!!”

失魂落魄的说完。

爷爷赶忙让父亲把那些贴在门窗上的符咒揭下来,烧成灰,连同那三支香的香灰一同装在罐子里,在后院找了个角落埋了下来。

后来我才知道。

那天晚上爷爷是帮我招魂去了。

只可惜。

到底还是漏了“一魄”。

而自那天起。

爷爷也是为我定下了三条铁律。

在我二十四岁之前,不准谈恋爱!不准走水路!天黑之后不准出家门!

自从我开始记事起。

这话父母每天都要在我耳边唠叨不下数十次。

我虽然不知这其中的原由。

但还是乖乖的听从父母的叮嘱。

永远跟同龄的女生保持着一米以上的安全距离,一放学哪儿都不去,直接回家,绝对不靠近河边半步。

几年下来。

童年生活过得倒也平淡。

直到那年暑假。

父母因为工作的原因,都被调到了附近的镇上工作,而没了父母在身边管教之后。

我也就开始跟着村子里的那些孩子到处撒野。

虽说放肆了不少,但在父母这些年来的告诫下,河边依然还是我不敢轻易涉足的禁地。

直到那天晌午...

又跟着村里的几个小伙伴在村子附近的山头上撒了一天的欢。

在下山回家的路上。

刚好被一条两三米宽的小河拦住了去路。

河水有些湍急,但水却很清,甚至连水底下有几块青石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在山上横窜下跳了半天的我们都有些口渴难耐,同行的虎子突然提议说到河边捧点水来解解渴。

我心想这水也不深,应该出不了什么大事儿。

也就跟着众人一同来到了岸边,蹲下身子,用手心接了一捧水吸了两口。

水很凉,隐约还有一丝丝甜味,两口水下肚,浑身爽的直打哆嗦。

“许天,许天。”

就在这时,我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道十分陌生的声音,站起身来寻着声音看过去。

只见对岸不知何时坐了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婆婆,这老婆婆上身穿着一件粗布汗衫,乍一看上去倒是与村里的老妇人没什么两样。

或许是发现我注意到了她的存在。

老婆婆抬起胳膊,朝着我一边摆手一边说道。

“来,过来...”

“来婆婆这儿...”

我两眼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后来听虎子说,当时我在溪边,喝了几口溪水之后,突然就开始口吐鲜血,甚至还要往河里跳。

还好被他们拦了下来。

当时他们几个都被吓坏了,同行的还有几个年纪尚小的当场就哭出了声来。

所幸有几个村里的大人下地回来路过,赶忙将我抬回了家中,并通知了父母和爷爷他们。

等爷爷收到消息从隔壁村子赶回来时,天色早就已经黑透了。

他老人家佝偻着身子,来到床边,伸出两根手指搭在我的耳朵后面放置了片刻,随后眼神一凌,激动不已的骂道。

“他都是少了一魄的人了!你们还勾他的魂作甚啊?!”

听到爷爷这话。

我父母也是被吓坏了,看着躺在床上人事不省的我,一时间里有些手足无措。

而爷爷却突然再度开口吩咐我父亲说道。

“斌子!快!去把我箱子里的那块老槐木给村里的王木匠送去,让他雕个人偶出来,背面刻上小文的生辰八字。”

父亲一听,连忙便按照爷爷的指示跑去找王木匠去了。

王木匠是村子里为数不多的几个手艺人之一,听说是我爷爷找他帮忙,二话不说,连夜便将老槐木刻好送了过来。

拿到人偶之后,爷爷又让母亲取来生我那会儿保存下来的一撮胎毛,用胎毛在人偶的脖子上面打了个死结之后。

又让父亲连夜拿着人偶跑到白天的那条河里泡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回来时,父亲整个手都被河水给泡皱了。

爷爷从父亲的手中接过人偶,将人偶背部刻着生辰八字的那块削下来,连同那撮胎毛一起烧成灰,就着水给我灌了下去。

喝过爷爷那碗水后,第二天我便醒了过来。

醒来时,爷爷正坐在床头上一言不发的抽着烟。

“这孩子打出生起就少了一魄,不学点东西防着,以后等我走了也不安心啊!”

父亲闻言,沉默了半天最终还是咬着牙点头答应了下来。

后来我才知道,当时父亲之所以会犹豫,是因为像爷爷这样的人,最终是难有善果的。

而这也是爷爷并没有传授我父亲道术的原因。

多半是因为我“先天缺一魄”的缘故,爷爷还是决定教我道术防身。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第一神医
  • [现代]我有一本生死簿
  • [现代]重生之全球首富
  • [现代]惊龙战神
  • [玄奇]麻衣逆命
  • [现代]我玩仙界拼刀刀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