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球首富

第2章:尴尬的真情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1-29 15:00:58

该怎么面对她?

一手拿着冻疮膏,一手提着卤猪蹄。站在巷子口,夏阳有些踌躇。

苏晴缺怜悯吗?

不缺!

自从嫁给这个人渣之后,可怜她的人,多了去了。

卖卤菜的张妈,在提起她的时候,眼神里透着的全都是可怜。不然也不会干脆利落的,一刀把猪蹄砍成大小均匀的两半。

若继续把她当成一只受了惊的小鹿,去可怜她。

自己不管做什么,说什么,她都会更加的害怕。

因为,让她变得可怜的,就是自己这副身体。

她缺的是尊重,是平等!

只有自己这个对她常年施暴的丈夫,开始尊重她了。

才能慢慢的打消,别人对她的可怜。

才能让她慢慢的,找回自信。

就用正常丈夫对正常妻子的爱,去赌一把吧!

就像前世哄老婆一样,哄哄她看。

忽然重生,夏阳对前世老婆的爱,无处释放。只能暂时把苏晴,当成是前一世的老婆。

调整了一下心情,夏阳哼起了歌。

上一世,就算做生意被骗,裤衩子都差些输掉了的那天,在跨进家门的那一刻,他都是乐呵呵的。

大门紧闭,估计还被反锁了。

“亲爱的我回来了,买了你最喜欢吃的张妈卤猪蹄。”

夏阳喊了一声,自己都觉得有些尬。

屋里,刚把青菜炒好的苏晴,吓得哐当一声,将锅铲掉在了地上。

那人喊自己什么?

亲爱的?

他以前可从没这样喊过,他今天是要发什么神经?

苏晴心惊胆战的走到门边。

“咔!”

“咔!”

因为反锁的缘故,她在开门的时候,门锁响了两声。

以前她反锁门,被夏阳发现,“啪”的就是一耳光扇过来。

这一次,她打开门的那一刻。看到的却是一张,阳光明媚的笑脸。

“自己老公还防着啊?”

夏阳笑嘻嘻的把卤猪蹄塞进了苏晴手里,说:“藏钱了吧?其实不用藏的,我已经跟我的过去,一笔勾销了。保证不会再偷你的钱,保证不会再打你,保证不会再喝酒,保证不会再打牌。”

太尬了,这戏演的。

但夏阳看到,女人眼里的惊恐,好像消散了一些。

演技有点拙劣,但至少有点儿用。

“你说的是真的?”

苏晴不信,这混账能戒酒,能戒赌。

同时,她觉得眼前这人,有些怪。就像电视里,那些十八线的演员,在演戏。

“当然是真的,骗谁也不能骗老婆是不?”

这话说得心虚,在说到“老婆”那两个字的时候,虽然一直跟自己强调是在演戏,是在帮这个女人从阴影里走出来,但他还是说得很小声。

于是,他赶紧跑厕所里去拿出了脸盆,里面放着一条毛巾。然后把茶瓶里的开水,咕噜咕噜的倒进了盆里。

缓了下神,才端到苏晴面前。

“狗曰的还真烫。”夏阳笑骂道。

这是在缓解尴尬。

然后,他开始拧毛巾。

苏晴不知道他要干吗?只是愣愣的看着。

“手。”夏阳试探着喊道。

苏晴没动。

“都老夫老妻了,害羞个什么劲儿?”

尬就尬吧!总比她怕自己要来得好。

夏阳把心一横,一把拉过了苏晴的手。

然后,他一边在脑海里回忆,小小长冻疮的时候,苏晴用热毛巾轻轻给她擦的样子,一边学。

“跟你学的,像不?”夏阳一脸期待的看着苏晴,在等着她的回答。

老是剃头挑子一头热,这戏它演不动。

“有……有点儿。”苏晴也给搞得很不自然,不习惯。

这个男人,以前对她不是打就是骂,要么就是抢她钱。

今天,他这是怎么了?

苏晴看不透夏阳,但她敢盯着他的眼睛,回答他的问题了。

夏阳从兜里摸出了冻疮膏,说:“记得你说过,这个牌子的最好用,还实惠。”

在夏阳小心翼翼拉着她的手,帮她擦冻疮膏的时候。

她,大着胆子问:“你……你买成几块钱?”

这种正常夫妻之间,每天都可能会出现的问题。结婚三年来,苏晴是第一次问。

“六块啊!”

夏阳答,然后把手伸进水里试了试。

“水温合适了。”

然后,他去把那把腿断了,用胶布绑着的椅子搬了过来。

这椅子腿,是那个人渣,搬起椅子砸苏晴的时候,砸断的。还好那一次苏晴躲得快,砸空了。

“要不你用这椅子,砸我一下?把以前的仇,给报了。”夏阳嬉皮笑脸的说。

苏晴不知道该怎么办?但她肯定不会砸夏阳。

最后,只能低着头埋怨说:“你还有脸提?”

“那就帮老婆泡个脚,算是赔罪!”

夏阳把像木桩子一样,给他这波操作搞得无所适从的苏晴,按在了椅子上,帮她把鞋脱了。

果然,这脚上也有冻疮。

苏晴闭上了眼睛,他爱怎样就怎样吧?

打都挨过,还怕让他洗一次脚吗?

除了老婆,还没帮别的女人洗过脚呢!

虽然拉了那把椅子过来,想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借口说是为了帮这个女人。

但,夏阳还是得缓缓。

于是,在把苏晴的脚放进水盆之后,他跑到了厕所去。

兜里没烟,有也不适合点。

磨蹭了一会儿,夏阳拿了块香皂,还顺手抓了张灰不溜秋的毛巾。

苏晴的眼睛,一直是闭着的。

但她知道,夏阳刚才走了,现在又回来了。

看着这双长满冻疮的脚,夏阳想起了那年冬天。

为了拓展业务,寒冬腊月,老婆每天穿着秋天款的高跟鞋去拜访客户。脚给冻得,全都是冻疮,贴满了创可贴。自己说买双靴子,她说贵,不买,等公司发展起来了再说……

夏阳的神情,变得有些恍惚。

再捧起眼前这双脚的时候,他的手,是那么的小心翼翼,那么的温柔。

屋里没有暖气,让出水的脚自然晾干,会冷。

夏阳一手捧着,一手用毛巾蜻蜓点水般,一点一点的擦。

那些落在冻疮上的水珠,他没有直接去擦拭,而是先用嘴,轻柔的把它们吹到边上,然后再温柔的擦。

在感到第一抹温柔的时候,苏晴就睁开了眼。

但夏阳,并没有发现。

他的眼里,只有那双长满了冻疮的脚。

她的鼻尖酸酸的。

她看到了,夏阳眼角的泪。

一点一点洇出,一点一点滑落。

她仿佛感受到了这个男人,对她铭心刻骨的爱,还看到了这个男人为她哭。

她不知道,那并不是为她。

她有些慌。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太不可置信。

惊慌失措的她,赶紧抽了张纸,给夏阳递过去。

“擦擦。”

这一瞬,她想过帮他擦的。

但,最终却没有。

“谢谢!”夏阳还没怎么回过神。

“怎么用你洗脸的毛巾给我擦脚?”

苏晴这才注意到,夏阳给她擦脚的毛巾,是他平日洗脸用的。

“老婆的脚,不嫌弃。”

夏阳这话,是对另一个世界的老婆说的。但却让苏晴的心,怦怦直跳。

“我……我明天给你买条新的,你今晚先用小小的,反正她这些天也用不着。”

苏晴想结束,要缩回脚,可夏阳不松手。

他已经开始,温柔的给她抹冻疮膏了。

“好!听你的!”

“你……你真的是你?”

“觉得很梦幻?很不敢相信是吧?”夏阳笑嘻嘻的看着苏晴,说:“那就吃个猪蹄压压惊呗!”

说完,他便将卤猪蹄递到了苏晴嘴边。

“你这手刚擦了冻疮膏,我喂你。”

苏晴愣着,很懵。

“没毒的,不信我咬给你看。”

夏阳小小的咬了一口,猪蹄的香味,刺激着他的味蕾。

这,真的不是梦。

然后,他有些做作的对着苏晴开玩笑道:“你看我没被毒死吧?”

“要是昨天,我真想你被毒死!”苏晴第一次,敢跟这人开玩笑了。

她微微张开了那不用涂唇彩,也好看得很的樱桃小嘴,像只偷吃的小猫咪一样。

试着,小小的咬了一口。

很香!比以往任何一次吃卤猪蹄都香!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历史]穿越大唐三妻四妾:今晚翻牌子
  • []嬉游花都:从大山中走出的风水神婿
  • [现代]人生巅峰了:七个漂亮姐姐
  • [现实]重启1985之巅峰岁月
  • [玄幻]开局抽取神阶剑道天赋
  • [历史]我在大唐卖烧烤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