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常道

第一章 佛无常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2-02 09:15:55

我叫佛无常,本家姓氏并不姓佛。名字是一个傻子给我取的。

那年,我十三岁。

那段时间的记忆有些模糊,很多事情都是自己拼凑的回忆和家里人转诉给我听的,我现在和大家说说。

那年夏天我和小伙伴约了一起去村里的芭蕉林去玩,那片芭蕉林不属于任何人,听说是村里的,还派了一个老头去看着。

老头的脾气又臭又怪,我们都是趁着他午睡的时候溜进林子里玩,

芭蕉林很大,大人都告诫我们不要去芭蕉林玩,说以前村里人都把夭折的死孩子扔在林子里。

我们可没有当回事,撒了欢的在林子里面耍起来。

玩了没多久,我就人有三急。那时候,可没有什么好忌讳。解开裤子就准备对着一颗大芭蕉树扫射!

我正准备痛快痛快,突然耳朵一紧!我的耳朵突然被人揪住,我痛得咬牙切齿,骂了一句谁呀?

我回头一看,居然是看林子的臭老头!我的那些小伙伴见势不妙,一溜烟都跑了,只有我被老头抓了个正着。

这个老头真是出了名的又臭又硬,对着我大骂,谁家的野孩子?跑这来玩了,你家大人没有教你,不要靠近开花的芭蕉树吗?

被他这么一说,我抬头往上看,我准备扫射的对象,这棵芭蕉树上面,开出了蓝球大的花蕾,

我以前也见过芭蕉树的花,但是从来没有看见过那么大的花,而且这花有种妖艳的感觉,就好像一个非常妖艳的女人在对着你笑。

突然之间我脚下一股温热,最后我打了个激灵,刚刚那泡尿被老头吓出来了。

我觉得丢人,立马挣脱老头揪着我耳朵的手拔腿就跑,跑的时候我不忘回头看了一下老头,发现他身后好像有多了一个人影。

回家我当做没事人一样,换了条裤子,照样吃饭睡觉。

晚上睡觉睡得迷糊,感觉床边坐着一个人,一连几个晚上都是这样,看不清他的样貌,但是知道是一个女人。

一天晚上我努力看清坐在床边的她,穿着一身红衣,头上戴着一个红盖头,一副新娘子的打扮,而且从身材上看,应该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

白天我把这件事和家里面的人说,可是他们都不相信,都笑话我,是不是想娶老婆了?

我看大人们不相信,到了晚上的时候,我再次看见那个女人坐在我的床头,这一回她离着我很近,我忍不住伸手握了一下她的手。

她的手有点凉,但是却很柔软,她把手缩了回去,示意我掀开她的盖头,这里面似乎有某种魔力,我从床上爬起来,掀开了她的盖头,一张粉琢玉雕的脸庞出现在我面前,当我想说什么的时候,她却说了我一声:奴家见过相公……

后面的事情我确实记不清了。

只是听家里面人说,早上看到我总是没穿衣服躺在床上,刚开始家里面人以为我是青春期到了,到后面才发现我越来越不对劲,身子越来越虚弱,黑眼圈黑的像轮胎一样。

当有天晚上家人听到我的房间传来女人的声音之后,大家破门而入,然后发现我在床上抽搐。

房间里面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人,家里人知道了,我一定是遇到什么脏事。

我爸去找了我那些个那些小伙伴,知道我曾经去芭蕉林玩,我爸是个急性子,拿了把镰刀就冲进了芭蕉林,

结果却被困在芭蕉林里面三天三夜,当人们把他救出来的时候,浑身是血。

我爸被救出来的时候,爷爷一拍大腿大骂他,妖仙是我们能惹的吗?

可是当务之急还得解决我的事情。

家里面人一合计让我去出家,当一个跳墙和尚

村子十里外有一座老庙,庙里面住着个胖和尚,在村子里面化缘的时候,不是遛猫逗狗就是调戏谁家的小媳妇,村子里面的人都叫他假和尚,

家里人带着我去庙里的时候,胖和尚躲在庙里面不出门,大门紧闭,

直到两天之后,他实在饿得受不了,出门的时候被我爸堵在大门口,无奈之下,他只能收我为徒。

跳墙和尚,不用受戒也不用在寺庙修行。而是拜入师父门下做个记名弟子,每到佛诞盛典,要给寺庙送上供奉。等到成年的时候,举行跳墙仪式,算是还俗。

拜了师父,我算是佛门中人,家里人觉得我应该可以平安无事。

可是,当晚我却发起了高烧,一度昏厥过去,嘴里还不住的说胡话,不停的在道歉,一直在说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

家里面人知道这件事是没有那么简单能过去,心急如焚的家人再次把我的师傅请回回家

和尚师父让我爷爷带上一对龙凤烛,带上瓜果若干独自一人进了芭蕉林。

到了月色高悬,我爷爷才回到家,同时带回来的还有一个银手镯。

爷爷把银镯子戴在我的手上之后,我的才安静下来,高烧也慢慢褪了。

家里人见到那么神奇,纷纷追问爷爷这个银镯子的来历,爷爷无奈叹口气:“唉,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吧。”

家里人没有追问下去,但大家都明白,爷爷去芭蕉林后似乎定下了什么约定。

等我身体好转之后,爷爷和师父商量了一下,让我提前举行跳墙仪式。

当天,乌云密布,正午时分也是黑压压的。我们一家四口人,都聚在寺庙里。

爷爷按照和尚师父的要求,照着我的模样去纸扎店扎了个纸人。师父说,之后就由这个纸人代替你在寺庙里修行。随后还剪了一撮我的头发,放在纸人里面。

“以后,这个纸人就是你。而你,需要求得自己的这一世。”

我听不太明白,想问个清楚,可是,师父不给我机会,对我郑重地说道:“时辰到了!快准备,不然一切都白费了!”

墙角一处放了一张木凳,应该是怕我跳不过墙角给我准备的。而我却像被赶鸭子上架一样被赶了上去。

我刚站在凳子上,师父就凑过来低声对我说:“跳过墙,一直往前走,遇到别人和你说的第一句话,那就是你的新名字!快!快上去!”

新名字!?

我还来不及细想,就在师父的催促下越过了墙头。

当我一个趔趄落到地上时,才发现墙外往前走是一片树林。

别说遇到人了,就怕连条狗都不会有。

但我刚一犹豫,就墙的那头就响起师父的叮咛声,叫我不要回头,一直往前走。

我这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一直前行,走进了树林。

越往里面走,我就越是觉得不对劲,这树林里太安静了,连鸟叫声都没有。

本来今天就是乌云盖顶,走到树林里,像是进入了夜晚。

这时候,我已经想打退堂鼓了。七月山里的蛇可是最毒的时候,要是被来一下……

光想想,我就觉得背脊发凉,加上这里的气氛实在太诡异。我萌生了退意,顾不得师父的叮咛,准备往回走。

刚转身,我就发现长满荒草的树林,已经看不见回去的路!

我往回走了一段,发现不对劲。似乎在原地打转,这会儿,我是又急又怕。

除了诡异的寂静,就只有我步行压过荒草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停下脚步后,想观察四周环境,同时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但不远处,却有什么东西在接近,最近的一堆荒草开始晃动!

蛇?

看着不像,应该是比蛇要大的多。

不管是啥,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立马往反方向跑!

哗啦啦!

我压倒一片片荒草堆,这时候脑子只有一个字。

跑!

跑了有几分钟,终于看见有条小小的山路。

我大喜过望,这人工开辟的痕迹,就像让我发现了新大陆!

沿着这条路走,一定能回到村子。

天色开始暗下来,我走了好久都没有走到尽头,也没有看见村子。

后面的东西似乎没有追上来,我慢下了脚步,隐约看到前面有个房子的建筑。

我往那边走去,山里的夜黑的早,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伸手不见五指。

我摸黑走了过去,这是人工修建的建筑,应该是水泥建的房子,我摸向入口,却觉得有些奇怪,这房子修的有点矮了,不过才半个人那么高。

我摸向房子中间那扇门,触手冰凉似乎还刻上了字!

我立马炸毛!

这那里是房子?!这分明就是一座坟墓!!

我机械性地退后几步,脑子里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啪!的一声!

没等我转身,我的肩膀就被什么东西重重地拍了一下!

这里荒郊野岭的那来的人?拍我肩膀的就只有……

我咽了下口水,以前听老人说,晚上有人拍你肩膀,千万别回头!会撞见不好的东西!

我现在全身僵硬,全身连脚趾头都不敢动一下。

“无常!”

“你是要进去吗?我带你进去啊,快跟上,哈哈……”

这声音尖锐地就像是刮玻璃,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说话间,他一个越步到了我身边,我看清他的模样,一身邋遢逢头垢面,咧着嘴笑露出崩掉半块的门牙。

他浑身散发着一股浓烈的臭味,就像整个人都酸腐了一样。

傻子,他是我们村里的傻子。

我正要松口气,却听到傻子说道:

“无常,门开了,快进去啊,里面有肉吃!”

我抬头看去,见到墓碑的地方打开了一个通道,而傻子已经跑了过去,蹲在通道口,后背对着我似乎从里面掏出了什么,接着听到他大口大口的咀嚼声。

一座坟头,里面能有什么可以吃?

我骇然问道:“傻子你在吃什么?”

傻子似乎愣了下,随后慢慢回过头,以往傻里傻气的他,在昏暗的月色中露出一道极为狰狞的笑容。

“肉!”

手里正在把一截人的手指往嘴里送!

这一幕让我头皮发麻,两条腿已经不听使唤,在这个时候愣是抬不动。

而傻子却慢慢站起身,拉耸着肩膀,回过头对着我阴恻恻地笑着。

“肉,吃完了……咯咯……”

紧接着响起了一阵让人牙酸的磨牙声。

我这时候暗骂自己不争气,这个时候还脚软!

面目狰狞的傻子耸着肩膀踮着脚,形态诡异地慢慢走过来,我已经隐约闻到他身上令人作呕的酸腐味。

傻子开始猫着身子,就像只老山猫一样,准备对我发起进攻!

下一秒我看到傻子已经对着我冲了过来,我本能地大喊“不要!”

可是突然感觉后脖子根一疼,两眼一抹黑,四肢无力地倒在了地上。最后一幕,在月光挥洒之下,定格在墓碑的三个大字“无常墓”。

黑暗树 说:

新书发布,喜欢的朋友点个收藏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第一神医
  • [现代]我有一本生死簿
  • [现代]重生之全球首富
  • [现代]惊龙战神
  • [玄奇]麻衣逆命
  • [现代]我玩仙界拼刀刀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