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通灵师

第二章 通灵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2-02 13:49:55

江城,韩府。

韩书瑜出手阔绰,原来是韩府的千金小姐。

我记得舅舅有一次跟我提到过韩府。

也就是那一次,舅舅便叫我别和韩家人扯上关系。

至于什么原因?舅舅没和我说。

韩家人出入上流社会,哪能和我扯上关系,我是来挣钱的。

我骑着电瓶车带着韩书瑜来到韩府门口。

韩府是一座超大的四合院,周围是成片的林荫,没有别的住户。

地位显赫。

韩府上下挂满了白色,说明在办丧事。

韩书瑜正邀请我进去,却被一道士打扮的中年男人拦了去路。

“站住,闲杂人员勿进。”

“哼,张青,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韩家岂是你一个骑电瓶车的穷小子能随便进的!”

陈鹏涛嘲笑着从韩府里走了出来。

“文德大师,这位是我请来的通灵师,帮我查出爷爷的死因。”

韩书瑜提起爷爷,便神情悲痛。

“韩小姐,你爷爷因邪物缠身而去世,今天会开法坛扫除邪祟之物,请你遵从安排。”

“文德大师,爷爷的死因是有蹊跷的。”韩书瑜非常急切。

“韩小姐请不要胡闹,陈鹏涛麻烦你把韩小姐带进去。”

文德倒是急了。

我在旁边看着。

很显然,陈鹏涛早就和他说过了要阻止我进韩府。

“陈鹏涛你别碰我,文德大师,今天我必须带他进去,谁也别想阻拦。”

韩书瑜说话掷地有声。

大小姐都这么说了,文德不敢得罪,小心因小失大。

而且跟一个毛头小子较劲,简直有失形象。

文德没说话,看着韩书瑜带我进去,陈鹏涛急了。

我一直看着他俩,一个混迹江湖的三流人士眼里只有钱。

陈鹏涛肯定给了他好处。

收了钱没办成事,陈鹏涛很不高兴。

安静的四合院内,韩府的人都已经披麻戴孝。

跟着韩书瑜,来到了灵堂。

灵堂外,站着七八个前来悼念死者的人。

韩书瑜正要领着我进灵堂,一位中年男人从另一边快步走来。

“站住,你是谁?”

他是韩书瑜的父亲,名叫韩峰,身材中等,皮肤暗黄的有些奇怪。

“爸爸,这位是我请来的通灵师,名叫张青。”韩书瑜回道。

韩峰转而看向我,“你舅舅是不是叫杨飞?”

我点头说是。

我舅舅在江城算不得什么大名人,但也小有名气。

这里大多数人都知道我舅舅杨飞和韩家有一些过节。

我被赶出去的可能性很大。

“既然是杨飞的外甥,请。”韩峰伸出手,显得很有礼貌。

旁边几人顿时吃惊,居然没赶人出去。

我也暗自吃惊。

不过,这么说来,韩志学的死因的确是有蹊跷。

这时,有个人急了。

文德走了上来,急道:“韩先生,还有一小时就到开法坛的时间,勿近亡者啊!”

他什么货色,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他害怕我一语道破,丢了饭碗。

“文德大师,时间足够。”韩峰笑面回道。

我走进灵堂,按照规矩,我先给死者上了一炷香。

刚刚上完香,我眉头一皱。

一观灵堂,从布置来看没有任何问题。

一般来说,朝南的房子布置灵堂,死者放入棺材,是脚朝门,头朝里。

这间房子入门朝南,而棺材的放置则是反了。

灵堂外,摆着一个文德用来做法事的法坛。

两者相冲,导致灵堂内阴气很重。

那文德自称大师,虽是三流人士,但这点基础还是懂的。

很明显,是故意为之。

我从小和舅舅生活在一起,常常趁舅舅没在家,我会去他屋子里玩耍。

舅舅屋里有很多书,这些书很吸引我。

对于丧礼,我多少也懂点。

也正是这些书,让我无意中学会了通灵术。

不过,我可没那么好心去提醒,我只想快点挣了一万块走人。

我虽会通灵术,但这是我第一次施展。

我从容自若的对韩峰说:“韩先生,通灵期间,勿近。”

韩峰点头,表示明白。

知道我是杨飞的外甥,又见我泰若自然,能查出真正死因,为最好。

我关门时,看见文德一道阴冷的目光袭来。

灵堂的问题是他故意弄的,刻意设计问题再解,旁人直呼专业。

我没理会这些,来到棺材前。

灵堂里充斥着香烛气味,门窗一关,屋中只剩下灵台上的烛光。

棺材里躺着一具穿着寿衣身形消瘦的老者尸体,虽面色煞白,但依然显得和蔼。

韩志学在江城里地位很高。

江城商业大半是归属韩家,韩家庞大基业便是韩志学一手打下。

我从包里拿出一只青色小铜鼎。

一张符咒。

点燃放入青色小铜鼎中,再从包里取出一块指甲盖大小的褐色软泥一样的东西,放入青铜鼎中。

它叫灵香。

燃之,能通灵。

这一小块灵香,可燃十分钟。

我双眼微闭,一手搭在棺材上,口中轻念口诀。

灵香味道吸入鼻孔,异香刺鼻的味道让我不禁咳嗽了一声。

随之。

我进入了一片昏暗的空间,这里烟雾缭绕,双脚踩在水中。

我四下张望,所见之处尽皆昏暗。

突然,脚下的水开始沸腾了起来。

汩汩——

一朵纯白莲花从水下生长了出来。

娇艳的盛开在我面前,枝干下是沸腾的黑水。

我看得惊奇。

书中描述,通灵师和死者通灵,会见到死者,与之交流。

而这里除了黑色的水和娇艳的白莲花外,啥也没有。

我确定没有弄错环节。

正在这时,一个人影出现在我面前。

他就是韩志学,他双眼微张,嘴唇和脸色煞白。

周身恶气环绕,头顶一股股黑气不停往外蹿腾。

“帮,帮我。”

他的话有气无力,声音嘶哑。

“谁害了你?”我问。

“水,水...”

我听得一头雾水。

虽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但这件事不是我能插手的。

先问问他的遗嘱,挣了钱走人。

“你有什么遗嘱,告诉我。”

而他口中依然重复着“水”这个字。

煞白的一张脸面无表情,但从中可以感受到他死前的恐惧。

此时。

生长在黑水中的那朵娇艳白莲花散发出一股奇异的香气。

我一眼看过去,在那莲花之中,突然吐出一股黑气!

文君故里 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请为我投票哦,喜欢的话请加入书架哦,谢谢!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中了一个亿,老婆都变主动了
  • [现代]和女神孤岛求生的日子
  • [现实]小护士,挺凶
  • [现代]最强编辑器
  • [现实]我成了别人的老公
  • [现代]天师狂少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