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万事屋

第三章 爷爷死因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2-03 10:29:35

咒语念完,便是一声炸雷般的喝声。

“醒!”

这声音震的我耳朵都是一阵发麻。

我只感觉一阵晕眩,整个人似乎都是从高空坠落一般。

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的景色都是剧烈变化着。

眨眼之间,四周已经是变成了正常,我认出,这是正是那片小树林的一处,也是我平时常常玩耍的地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而面前,一个穿着道袍的老道士,拄着一个风水幡,正一脸严肃地看着我。

他的另一只手里,正拎着个大老鼠般的白黄皮子,小东西被捏住了后颈,一动也不动,只露出一双绿豆般的眼睛,里面全是阴冷。

我便反应过来,是这位老道士救了我。

老道士摇摇头,自顾自用脚在地上画了一道圈,将手中那白黄皮子放在了圈中间。

随后,他从身上的布袋里也取出了一道符,扔在地上,那符无火自燃,顿时,一阵烟雾就起了。

那老道士笼罩在一圈烟气之中,倒是有点仙风道骨之味。

随着他嘴里不停念叨着,置身圈中间的黄皮子也挣扎了起来,似乎隐隐想从这个圈里面起来。

老道士神色一变,手中又是连着两道符扔过去,一道符燃起,那黄皮子便是颤抖几分。

过了一会,老道士手朝那黄皮子一指,那黄皮子似是受到了某种指引,猛地一哆嗦,口鼻出血,倒在了地上,动也不动了。

临死前,它却又用尽最后一口气力,强行把脑袋转了过来,看向了我!眼神里面,全是怨毒的神色。

我的心里,又是一阵大骇。

处理完黄皮子,那老道士脸上愈发阴沉了起来。

他看向我,直接开口问道:“狐黄白柳灰,乃是我们最常说的五常仙,其中以黄仙最为诡谲,一旦被这玩意沾染上,别说是寻仇的了,哪怕是报恩的,往往也会闹得人鸡犬不宁。”

“小伙子,这只黄皮子道行颇深,不过是受了重伤,所以今日我才能降服住它来,你又跟它有什么仇怨?惹得它不顾一切,非要害你性命?”

闻言,我心里一惊,直接朝那道士跪了下来,谢了他今晚的救命之恩,又将我与白黄皮子的事以及爷爷的死详细说了一遍。

当我说起爷爷的事情,老道士面色立即大变,喃喃问道:“你爷爷是不是叫秦远山?”

我当时一惊:“你怎么知道?”

面前这老道士明显不是俗人,难道他还能有测算别人姓名这种能力?

“你爷爷秦远山已经去世了?!”老道士追问道,神色顿时有些慌张了起来。

闻言,我的脸色也是变得悲痛了起来,指了指旁边的篮子:“嗯,今天便是我爷爷头七,我正准备给他送归魂饭来着。”

“你带我去看看。”老道士没有多说话,简短道。

我心中疑惑,不过此时酉时将近,我这边也是不好耽误,拿起篮子小跑起来,带着老道士来到了爷爷的坟前。

爷爷的坟修的草率,只是一个小土丘,直直立着一个木牌,上书:“秦远山之墓。”

见到爷爷墓来,我不禁悲从心来,把篮子里面的酒水食物,摆了一排,然后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旁边的老道士神色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直接在旁边,掐算了起来。

见这老道士手中掐算,我知道这人不凡,突然想到爷爷离奇的死因,连忙问道:“老先生,你可知我爷爷是怎么死的?”

老道士不甚言语,指尖仍然不停掐算,算到后面,指尖竟然只剩了残影,我看的一阵目瞪口呆,最后老道士手停,眼神看向了我。

“秦桐,你刚才是说,自己前几日生了一场大病?”

看到他犀利的眼神,我下意思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一五一十地跟着老道士讲了起来。

听完我说的话,老道士缓缓说道:“你猜的没错,你确实是被那只黄皮子换了命了!”

被换了命?我悚然一惊。

老道士继续说道:“你可知你为何没死?要知道这换命之事非同小可,若找不到那正换命的黄皮子,饶是有滔天的道行,却也是难救。”

听他这么说,我心中升起一连串的问号:“那我为什么现在还活着呢?刚才那跟我换命的黄皮子不也是未死吗?是跟我爷爷有关吗?”

“是跟你爷爷有关,换句话说,是你爷爷救了你。”老道士没有卖关子,直接拉着我到了坟前,“你看,这土坟上面是不是有几处焦痕?”

焦痕?听到老道士所说,我立即看去,果然,土坟的正上面,有着几处黑色的痕迹,难道是纸钱烧的?

“这是惹了雷击了。”老道士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脸色凝重。

雷击?为什么我爷爷的墓会遭到雷击的?我越发摸不着头脑了。

“雷击不祥,这种人已死去,还不肯放过的,便是行了逆天之事,具体为何,我也是测算不到,不过应该是跟你的换命一事有关。”

“逆天之事?!”我嘴里喃喃道,正待再问。

一个声音却是从背后传了过来。

“别猜了!”

这声音正是我的奶奶,我回头看去,却是不知何时,我的奶奶出现在了我二人的身后。

“奶奶?”我连忙叫道。

奶奶走了过来,摸了摸我的脑袋,对着旁边的老道士恭敬说道:“先谢过宁先生了,我刚才已是看到那只黄皮子,却是没想到那畜生还未死去……”

老道士看到我的奶奶,倒是不意外,只是摆手:“倒是顺手为之,那畜生在我出手之前,便是已经重伤,只是不知道秦兄……”

奶奶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道来:“我家老头子前日里发下血咒,若是此山不肯交出这黄皮子,便是要引火烧山,屠尽山中所有生灵,之后,又担心结下因果祸及子孙,便是绝食而亡。”

老道士抚摸了一下胡子,叹息一声道:“秦兄好大的手笔……”

我初见两人互相道出姓来,惊讶万分,他们二人竟然是认识的?

我一直以为我的爷爷奶奶就是生于此,长于此的农民来着。

之后又听到血咒一事,当即傻眼了,看向了奶奶:“奶奶,你为什么不早跟我说啊……爷爷他竟然是为我而死……这……”

一时间,我虽然早有猜测,但是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来。

“桐儿,你爷爷此行乃是心甘情愿,况且他早已算过,自己命中有此劫数,你也是不必太过心伤……”奶奶神色暗淡下来。

我自然是知道奶奶是为了安慰我,内心只是悲痛又懊恼了起来。

自己当初在那只黄皮子讨封的时候,就该跟它拼个你死我活,而不是拔腿就跑,现在,倒是爷爷替我承了这一劫来……

“唉,秦林氏,此事恐怕……尚未结束。”旁边一直不说话的老道士却是看着我们,冷不丁地又来了一句。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中了一个亿,老婆都变主动了
  • [现代]和女神孤岛求生的日子
  • [现实]小护士,挺凶
  • [现代]最强编辑器
  • [现实]我成了别人的老公
  • [现代]天师狂少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