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万事屋

第五章 宁若水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2-04 10:58:56

绿皮火车上,我收拾着奶奶为我准备的行李,突然掉出了一本书来。

正是那本之前见过的《六丁六甲易数》,旁边的师父听到动静,也是扭头看过来了一眼,见到这本书,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师父,你知道这本书吗?”我看着他,好奇问道。

“这本书啊……藏着你们这一脉的一个秘密,不过已经数百年没人可以解读了。”师父正在闭目养神,淡淡说道。

“我们这一脉?师父你跟我讲讲吧。”我早已对自己的身世无比好奇,之前一直以为是老猎户的爷爷,竟然还是隐士高人,懂得风水道术?

“你以后会知道的……”师父不咸不淡道。

我看他这个样子,也是不好多问,闲着没事,也是打开手中书籍读了起来。

“苗疆巫蛊?海魂?大雪山佛鬼?”出乎我意料的是,这一本书籍竟然是如同故事书一般,记载着许多的灵异事件。

其中,不乏之前爷爷给我讲过的睡前故事。

我缓缓翻阅了起来……

绿皮车晃晃悠悠,我和师父二人足足两天,才抵达京都。

从小在村里长大的我,看到城里面,什么都是好奇万分,只是师父一直是急匆匆的样子,带着我马不停蹄地来到了一处小巷子里面。

我们一路走到巷尾一处小院内,推门就看到院子里面的一对中年夫妇。

见到我们二人来了,中年夫妇都是露出来期盼的目光来。

师父却是冷哼一声,理都不理二人,直接拉着我,进入了最里面的一个小屋子内,也没让院子里的二人进来。

整个小屋子内空空荡荡,只有正中央的小床上,睡着一个小姑娘。

而小床周围,点着十几盏粗长的蜡烛,烛油已经是淌了满地。

我缓缓走了过去,看了一眼,顿时也是惊讶万分。

原因无他,这小姑娘,我却是认识的。

倒不是我和她有什么交集,只是小姑娘长得粉雕玉琢的,是个有名的童星,名为宁若水。

这两年不停有她参演的剧播出,火的那是一塌糊涂,还有着国民女儿之称。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睡大觉?不对,不是睡觉,这反而像是生了什么怪病。

我再次仔细看过去,却发现这个宁若水双目紧闭,面色苍白且痛苦,脸上似乎有着黑色的影子一闪而过。

这……

“别多想,她是被人下了降头了……”师父缓缓说道。

“降头?”我疑惑地问了一句,“这是啥玩意?”

“一种害人的术法,她中的是其中的‘鬼降’,不怎么好破解,并且若是再拖上两日三天,怕是大罗神仙都难救……”

师父不急不慢地说道,仿佛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后来我接触到这些东西之后,才知道这鬼降的凶险。

下降头是一种东南域流行,颇为邪恶的巫术,通常都被用在一些邪恶行径,籍着某种神秘的力量,加害于别人。

一个精通降头的巫师,可以远从千里杀害人,而且来无影去无踪,若是不懂此术的人,往往只能眼见着自己一点点走向死亡。

而降头术又分为“药降”、“飞降”、“鬼降”三种类型。

鬼降乃是降头师在三更半夜时,到阴气中的树林中作法,用玻璃瓶拘装鬼魂待用,有时一瓶内拘捕十只八只鬼魂,不论大鬼、小鬼,一律拘捕。

至于役鬼的方法,是由降头师随意将一物念咒,使鬼魂附托其上,然后抛至敌方时常出入处或家里使敌人接触到,鬼魂则乘虚而入敌方之身,敌方由此而发狂云云。

“那赶紧救她啊……”我看着宁若水的小脸,挠了挠头,“是要我的血就行了吗?”

我立即是朝着师父伸出了自己的手:“来吧,取我的血。”

师父点了点头,二话不多说,从怀里取了一把样式古朴的小刀,轻轻划破了我的指头。

殷红的鲜血顿时流了出来,落入他事先准备好的一个茶盏之内。

也不知道那小刀是个什么构造,划在我的手上,并没有感觉到疼痛,并且伤口不停渗出鲜血,竟然没有愈合的迹象。

我不禁慌了起来,这玩意不会一直流血吧。

不过我的想法似乎是多余的,血流了半盏之后,伤口突然就愈合上了,我收回指头,上面,竟然是只有了一道红痕。

我当即目瞪口呆,大呼神奇。

那边,师父却是拿手指蘸了盏中的血,在宁若水面部涂抹了起来。

一个个奇形怪状的符号在宁若水面部显出,不过这些血符号又很快化作一阵青烟消失不见。

随着青烟升起,房间里的温度,渐渐地升高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小床周围的蜡烛,似乎都是比刚才明亮了许多。

宁水若的表情,也是逐渐变得舒缓了起来,甚至两颊微微泛起了健康的红润。

“我的血这么牛的吗?”我挠了挠头,嘀咕道。

突然,病床上的宁若水嘤咛一声,似乎是就要醒转过来……

宁若水是那种标准的鹅蛋脸,柳叶弯眉,樱桃小口,刚才面色痛苦,倒是观感不佳,现在逐渐恢复正常,那种柔柔弱弱的美感便是显现了出来。

看着宁若水水润的眼眸慢慢睁开,我不由得赞叹了一声,若水,还真是个如水一般地女子。

当然,这也只是我对她的初印象,想到后来,她那风风火火的样子,我那时也是只能苦笑了。

似乎是有点不适应周围的环境,宁若水的眼睛忽闪几下,才睁大开来,然后停在了旁边的人身上。

“爷爷?还有……我这是怎么了?”宁若水轻声问道。

爷爷?师父竟然是宁若水的爷爷?此时,我才恍然大悟了起来,两人均是姓宁,我早该想到的。

不过看师父这脱尘的样子,倒是没想到他也曾娶妻生子。

“醒了就好。”师父看着宁若水,难得露出了微笑,“至于你身上发生的事,也不必多在意,这几日好好休息吧。”

宁若水乖巧地点了点头,又是闭上了眼睛。

小床周围,此时的十几只蜡烛无风自灭,我颇有些惊讶,旁边的师父解释道:“如今若水身体里面鬼气已除,这镇魂烛若是多烧,对她也无益处。”

听着他口中说的“鬼气”,“镇魂烛”等东西,我越发觉得师父手段厉害,不由地升起向往的心情来。

“你很快就会知道这些东西的,明日便在此处随我修习道术吧。”师父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淡淡说道。

我欣喜地点了点头,倒是没想到,这是我噩梦的开始来……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中了一个亿,老婆都变主动了
  • [现代]和女神孤岛求生的日子
  • [现实]小护士,挺凶
  • [现代]最强编辑器
  • [现实]我成了别人的老公
  • [现代]天师狂少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