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面馆

第一章黄泉面馆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2-09 11:02:53

我叫秦林,高中毕业后,我回村继承了我爷爷的面馆。

我一直都觉得,我爷爷是故意玩我,他给他的面馆取名叫黄泉面馆,这分明就是给死人吃的。

但是我爷爷说了,人一辈子,总有生老病死,总该要有个人让他们在黄泉路上吃顿好的,黄泉路上吃上我们家一碗醇香浓郁的黄泉面,吃完该怎么上路就怎么上路吧。

做黄泉面的比不上卖寿衣棺材的,没他们赚钱,我爷爷为此还给我定下了一条规矩,安分做面,少掺和阴间的死人事情。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爷爷早就知道我不会乖乖听他话,以至于最后闹得不得好死得下场。

这大概就是命吧。

我为了改善面馆生计,除了做死人生意,还做起了活人得生意。

因为我在面里加了一样活人也可以吃得鬼料,以至于加了鬼料后得面,味道瞬间变得美味无比。

我原本快要倒闭得面馆,生意瞬间火爆。

我下面到底有多好吃,不是我自吹。

拿一碗家常红烧牛肉面来说,300克的精致细面,配上100克上品牛肉,再取三两鬼料,小火慢煮,煮制面香飘逸,阴阳相融,浓稠如丝滑般光亮。

一碗好的面入口,唇于面的碰撞,还要有唇乳交融之感。

普通人哪里做的来如此疯狂的事情。

所以啊,我的面馆招待的可不止是十里八乡的村民,还有游走在十里八乡的鬼魂。

我只有在白天才为活人服务。

天黑后,我就开鬼店,只给鬼下面,通夜不休。

只是,最近我的日子可不好过,晚上来我面馆消费的鬼突然间少了好多,这就导致我的鬼料库存有点告急了。

究其原因,鬼知道是怎么回事。

“呦,秦老板,看你一脸的没劲样,咋的,不会是被村子里的哪个女孩子甩了吧。”

那天,下午,我记得天色很热。

我一边打着瞌睡,一边揉着面。

这时候,我面馆来了个人,

我抬头,不动声色得打量着他。

这家伙是我们村子的胖子,叫陈三,算是我面馆的常客。

身上总是穿着破烂的汗衫,半个肥肚子露在外面,更可气的是嘴里还总是咬着根都快抽没了的烟屁股。

他一进来,我就有种说不出的不舒服感。

但是来我面馆的都是客人,我还是客气的道,

“死胖子,叫秦哥,怎么的昨晚你媳妇让你睡床了,行啊,有出息了。”

对这胖子我谈不上什么好感,来我面馆吃面的不管是人,还是鬼都要恭恭敬敬的叫我一声秦哥,想吃我下面,还得看我的脸色。

哥不想请谁吃面,谁拿钱砸我都没用。

“秦哥你这话说的让人听到多不好意思,我要那玩意儿还可以抢救的话,我媳妇也不会三天两头不回家了。我也不至于天天到你这吃你下面了。“胖子一脸无趣的道。

我懒的理会他,爱干嘛,干嘛去。

没有鬼光顾我的面馆,库存告急,没心情和他说话?

胖子见我不愿意说话,从我下面的大锅旁拿了两个肉包,也不多说,嘟囔两句就出去。

要出门的时候,他突然回头对我道:“秦哥,我觉得,我等下可能还要来你的面馆?”

我楞了下,觉得今天的胖子有点莫名其妙,你想来就来呗,这需要跟我说?但还是笑了笑。

“随时欢迎光临。”

胖子也笑了笑,那就待会儿再见。”

后来我才知道,有些事情真的是命中注定,说再见真的就是再也不会见了。

如果我那时候,我叫住他,也许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了。

“秦哥,那边有人找你。“胖子刚走,在我面馆做服务员的小红收拾着桌子过来叫我。

我抬头一看,靠窗那一桌,做了五六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有男有女,穿着还挺时尚,不是本村人。

我看了眼那位找我的年轻人。

嚯,搞笑了吧,这种人也会来我的面馆?敢情是我这面馆近来在这十里八乡破山村的名气又大了。

那人身着黑色衬衣,皮肤白皙,修长的手指握着大碗正麻利的吸溜着面。

关键是那两只黑色的眼眸子里透露着寻常人可不太有的气质,冷,一看就是个有钱的大爷,款爷。

我对他笑了笑,让小红干别的事情去。

“老板。“那人叫了我一声。

“叫我秦哥,乖,我不喜欢别人叫我老板,老板可不长我这样,穷啊。“

“秦哥,问你个事。”那款爷还算客气。

“您说。”我微笑。

他享受般的吸溜了一口面道:“我就想问问,您这面也太奇怪了吧。

我吃着吃着,居然有种想哭出来的感觉,怎么说呢,就好像这面知道我心里的秘密,可我又说不出那到底是什么,好奇怪的感觉,是我的错觉吗?”

我笑了,你以为我在面里面加的那些鬼料真的是个嘘头,骗骗小孩子的,那可真的是货真价实的鬼料。

鬼话怎么说来的,一碗黄泉面,三途河畔忘情难。

吃了我的鬼料,不勾起你心底的那些秘密那我也不用做这黄泉面了。

我曾经也想过,我这面到底勾起的是活人对前世的记忆,还是今世心底最不愿让人回想的秘密。

管他呢,黄泉面这种东西,本来就挺玄乎的,想多了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本面馆一直奉行,用心做好面,所以您吸溜的每一口面都是我百分百用心熬煮出来的。

我靠,我这么说,感觉自己都好恶心,吃一碗面,吃出了人参鲍鱼的高级感。

可事实就是这样啊。

我这么一说,边上在吃面的村民们都笑乐了。

秦家娃子,你太逗了,你这下的哪是面啊。

一碗面而已都被你说出优越感了。

哈哈。我秦哥就是这么拽,好吃就行。

“小子,你知道跟你说话的是谁吗?我要说出来吓死你.”围着那个款爷的一个年轻人,见我不老老事实交代我下面好吃的秘密,立马就对我翻脸了。

我白他一眼,:“您这是再跟我说话?”

“md,小子你找死,看你样子也就是个学生,把你老板叫出来,你们是不是在面里下了什么见不得人的药。“那人说完,一下跳起来要打我。

不过那款爷拉住了他。

“林云,你给我安分点,人家就是个卖面的,难不成真的会再面里下药弄你,那我告诉你,要这面真有问题,人家jc早找上门了,你操什么心。”

款爷教训那人,那人被说的屁都不敢放一个,真怂。

切,没事找事,我就一个下面的,你以为我卖dp的。

那家伙见我在白他,就对我狠狠瞪了一下,这让我内心感觉可不太好,看来这家伙是对我怀恨在心了。

款爷对我笑了笑:“秦哥不好意思啊,我叫林十二,我们是今天从外地来村游玩的,听说,这个村子的黄泉面馆是一大特色,没想到真的是跟外面传闻的一样,好吃,有冒犯处,对不住了。”

“没事,林老板想吃什么口味的面就说。今天的面算我尽地主之谊请客吧”我笑道。

“那就多谢秦哥了。”

这款爷说话气质修养到是挺不错的,这样的客人,我到是挺乐意招待。

我和他随便聊了几句,他说他平时不怎么吃面,但唯独对我这家面馆算的上满意。

废话,要是我不用心下好面,我这店能有这么好的生意。

我们秦家村,地处秦岭山脚下,百年来就是穷乡僻壤一山村,除了山多还是山多。

近年来受上面政策扶持,开发了几个不错的景点和农庄,村子里时常有外来游客光顾。

嗯,反正这个跟我没多大关系,还是那句话,来我面馆的都是客人。

对这些游客,我没多大兴趣了解,不过听他们说打算来个夜探秦家村,这到让我来了点兴趣。

也不知道这群家伙,从哪里听说我们秦家村以前葬过皇陵,村子下面埋葬了不少古墓。

他们还听说半夜三更总能听到深山老林里有悠悠扬扬的唱戏声传来。

对别人来说可能是个恐怖传说。而对我这个能活见鬼的人来说,真相到底是什么,就跟我下面一样,就那么回事。

村子下面到底有没有古墓,我没法考证,可村子下面有死人这到是真的。

至少开了面馆后,我的顾客还有一部分是那里来的客人。

本来想要告诉他们,可千万别惹这村子里的那些家伙们。

后来想了下,算了,我要告诉你,你要见鬼了,你特么还不骂死我神经病。

我看了看时间,现在是下午的五点多了。

窗外,夕阳开始落下,一天的忙碌要结束了。

很快,秦家村连着他身后的那座巍巍秦岭山,就要陷入一片黑夜之中,秦家村的夜总是黑的很快。

而马上属于鬼的夜市要来了。

我可不想多惹事。

就在我收拾的桌子上的面碗的时候。

面馆外面的村子里,突然响起了一阵鞭炮声,紧接着,敲锣的,打鼓的,吹唢呐的,呜呜哇哇的响了起来,然后是女人的哭丧声断断续续的传了过来,立马就感受到整个面馆的气氛都是阴阴森森。

这是村子里有人想赶在天黑前出殡了。

到底是谁死的这么急,要这么赶的下葬,突然,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心神不安。

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了。

就在我心神不安的时候,我看到,两个穿着几十年前老款衣服,提着两个菜篮子,面色苍白,扎着两条马尾辫的女子,阴森森的站在了我面馆门口。

是两个女鬼,她们想要进来。

你妹,这还没到给鬼下面的时间,这是要坏我规矩给我惹麻烦了。

我狠狠瞪了门外那两女鬼一眼。

滚开。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第一神医
  • [现代]我有一本生死簿
  • [现代]重生之全球首富
  • [现代]惊龙战神
  • [玄奇]麻衣逆命
  • [现代]我玩仙界拼刀刀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