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风水画师

第一章 画中女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2-12 12:48:08

我爷爷打了一辈子的光棍,将一生的心血,都交付给了字画,江湖人称丹青鬼手。

凡是我爷爷写的字或是作的画,都会有达官贵人,不远千里来求。

只是任凭他们搬来金山银海,连一个跨进我家大门都没有,就给全部打回去了,看都不给他们看一眼。

那个时候,我爷爷还是会每天写字作画,从不间断。

一年新春,爷爷在河边洗笔的时候,在一颗柳树下,发现了一个奄奄一息的婴儿。

这就是我。

因为捡我的时候,柳树上盘旋着一窝燕雀,爷爷就给我起个名,千凤,跟他姓徐。

我从小就容易生病,爷爷从不带我去看医生,只是用一只毛笔,在我身上乱画。

说来也奇怪,画完之后,我的病就好了,比仙丹还有用。

只是隔了一段时间,又会复发,爷爷接着给我画,如此反复,间隔的时间是越来越短。

到了捡我的第五年,我大约六岁多,爷爷坐院子里抽了一袋烟,终于下定决心。

要将毕生字画,全部散出去。

这个消息一传出去,接下来的几天里,五湖四海,各行各业的人士,把我家院子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站不下的,都排到了院子外几十米去了。

见人都到的差不多,我爷爷把我抱了出来,放在人群前方一张凳子上,让我乖乖坐好。

然后告诉众人,只要他们给我磕一个头,就能任意取走一幅字画,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人群一下就炸开了锅,要让他们给我爷爷磕头,他们没话说,一百个愿意,可给我这么一个小孩子磕头,有失他们的身份。

纷纷要求我爷爷,换一种方式。

“不磕头就给我滚出去,实话告诉你们,从今天开始,我就封笔了。”我爷爷一声厉喝,让所有的人都闭了嘴。

他们面面相觑,一来我爷爷的字画,对他们诱惑力实太大,二来,我爷爷宣布了封笔,此刻不拿,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最终他们选择了妥协,纷纷跪下,一人给我磕了一个响头,然后从我身后,挑走一幅字画。

那些还有些犹豫的人,等想通之后,我身后已经空了,悔的抽了自己一巴掌,悻悻然的离开。

就这半会,爷爷几十年的积攒的字画,一共一百八十二幅,被一扫而光。

我也受了一百八十二人的响头。

从那以后,我就再没有生过病,和正常的孩子没有两样,也开始了上学。

过了三个月,爷爷给了我一支笔,和一张画,让我模仿着画上一幅。

画上是一个少女,和我年纪相仿,此时的她,非常的可爱,但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我第一次拿起画笔,连握笔的姿势都不知道,勉强的画了下来,和原本一比较,相差甚远。

爷爷拿起我的画,看了一会,突然笑了,又在房间里踱步,抽了半袋烟。

随后转身面向我,一脸的凝重,对我说,“你做好准备,成为丹青圣手一脉,第十九代传人了吗?”

当时的我,根本不明白这话的重量,茫然的点了头。

爷爷便开始教我作画,还给我在学校,报了一个美术班,让我全心全意的写字作画。

因为教我的人,水平实在太高,我的绘画水平,远超同龄人,就连学校的老师,也被我比了下去。

爷爷还给我了一本《圣手》,每天抽两个小时,给我讲解上面的类容,却只让我听,让我看,不让学,更不能用。

我的成长过程是非常单调的,每天除了写字作画,就是作画写字,一直持续到我成年。

我凭借着字画加分,成功考上了本省的重点大学。

正当这个时候,爷爷却没熬得住岁月,病倒在了床上,把我叫到床边,一言不发,先给我了我一张画,让我照着画一张。

画上还是她,每年这个时候,爷爷都会给我一张她的画像,让我学着画。

她也从少女,长大成人了,画上的她,如同仙女一般,缥缈难寻,绝色绝美,我依旧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以我现在的功底,只用了二十分钟,就画了一张一模一样的出来。

只是一对比,仿佛我画的缺少几分灵气,就像是仙女落了凡尘,沾染上了俗气。

我把画拿给爷爷看,爷爷看完连连点头,随即便嘱咐了我三件事。

“等我死后,会有人来找你,到时候,你把咱们家的房子和地,都卖给他,得来的钱,拿着去上大学。”

“上了大学,你便可以开始学《圣手》上的知识,但是,画上的女子没出现前,你绝对不能用。”

“若是她有事求你,不管什么事,你都要答应她,并且尽全力帮她,哪怕是死。”

我含着眼泪,重重点头,告诉爷爷,我都记下了。

没到天明,爷爷就永远闭上了眼睛,我永远失去了一位亲人,也是我唯一的一位亲人。

失去了一个家。

按照我们这边的习俗,人去世后,要停灵三天,这三天里,整个村方圆百里,都是阴沉沉的。

头顶的乌云,仿佛伸手就可以触摸到,还伴随着刺骨的阴风,就是不下雨。

直到我爷爷入了土,这种现象才消失,一下子就恢复了清明。

安葬完爷爷回来,果然就有人找上了门来,开着很豪华的车,穿的也很富贵。

提出要买我家的房子和地,我都答应了下来,他们还问我,爷爷留下了什么,或者有地窖,暗格什么的。

我都摇头说不知道。

他们便也没再追问,给了我十万块钱,就迫不及待的让我搬走。

我就这样离开了长大的地方,去了省里上学。

上了学以后,我的生活依旧没什么两样,还是画画写字,基本没交什么朋友。

和我玩的好的,只有一个叫周通的哥们,我们还一起租了一间公寓,成为了舍友。

这样我也有了单独的房间,好自在的学习《圣手》上的知识,经过差不多三年的研究,我已经基本掌握上面的知识。

两年多时间里,我上到了大三。

“你画上的这个女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周通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在了我身后,看着我画的人物说道。

虽然她的画像,只停留在十八岁,但是这两年多来,我还是会通过我自己的想象。

推测着她的成长,每年为她画上一幅。

正准备按照前一年的,画出第三年的,周通说的话,让我停下了笔。

“在哪见的?”我激动的问道,我画了她十五年,她长大成人的每一寸变化,都在我笔下展现。

我又等了她差不多三年,她的容貌,在我心里,如同生了根,有时候做梦都会梦到她。

很多时候,我都怀疑,她根本不存在,只是我心里的一个臆想。

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她,恨不得就在下一秒,她就能出现在我面前。

周通仰起头想了一会,随即摇头,“不记得了,可能是我记错了吧,不过,要真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娶了她当老婆,死了都愿意。”

不知道为什么,听他说要娶她当老婆,我恨不得上去揍他一顿,仿佛我会失去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一样。

“徐千凤,你画的这么好,为什么不去报名,参加学校举办的绘画比赛。”周通转移了话题,说起学校的绘画比赛来。

“有什么奖励吗?”我直接问道,因为卖房子得来十万块钱,在这两年多里,已经花的差不多了。

我正也要想法子,赚点钱花花。

“第二名,有五千块钱的奖励,外加一张价值一千的饭票。”周通回道。

我等他继续说下去,他却没有下文,我不由得问,“那第一呢?”

“第一你就别想了,这里面的水深的很,第一早已经有人内定了。”周通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是酸呐。

还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千万别贪多,再说,五千块钱不少了,要我比赛的时候,偷偷放一个水。

我已经拿出手机,登陆校园网,查看到了消息,看到第一的奖励,我眼睛都亮了,三万的现金奖励,比第二名多了这么多!

大骂周胖子不地道,这么大的好事,竟然这么晚才告诉我,以我的本事,这三万块钱,不就等于扔在了地上,我只要伸手去捡就可以了。

也就在校园网上,报了一个名。

“哥们,你好歹也是作画的,难道你不知道沈成文吗?”周通说出这个名字,都把脖子缩了缩,好像很是畏惧他似的。

我抬起头,丝毫不经意的说,“你是说那个短命鬼啊。”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第一神医
  • [现代]我有一本生死簿
  • [现代]重生之全球首富
  • [现代]惊龙战神
  • [玄奇]麻衣逆命
  • [现代]我玩仙界拼刀刀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