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医无双

第1章 逃婚吧,婚姻是男人的坟墓!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2-12 20:57:15

“齐明月那个疯婆娘终于要嫁人了!”

“兄弟们,从今以后我们就解脱了。”

“感谢苍天,感谢大地,感谢伟大的姜少!”

“哈哈……看把你们高兴的,人还没嫁出去呢!话说回来,姜墨也真是够倒霉的,第一次齐明月找他比武的时候就打掉了门牙,第二次是打折了腿,第三次是打断了腰还是打断了手来着……?”

“太多了,记不大清,反正姜墨摊上这么个母老虎,下半辈子估计不是在医院就是在轮椅上过了。”

“你们懂个屁,人家那叫打是亲骂是爱越大越相爱,要不怎么能结婚呢?哈哈……”

院里吵吵嚷嚷的,有些皮痒欠打的人幸灾乐祸着。

闺房。

一身大红袍嫁衣的齐明月端坐在床上,双腿并在一起,双手叠放在腿中间,身材好,颜值高,看起来很淑女的样子。

毫无疑问,她是临海市无数年轻人垂涎三尺的女神,但同样也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女魔头。

俏脸上急躁的神情暴露了她的野蛮本性。

她朝闺蜜徐落落抱怨道:“姜墨怎么还没来?老娘腿都夹软了!”

徐落落有些忍俊不禁,打趣道:“他开法拉利也没这么快啊,更何况临海这么堵,他开的又是姜老爷子96年的老式桑塔纳!”

齐明月咬牙切齿道:“王八蛋,居然敢让老娘等这么久,等结完婚,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徐落落暗暗替姜墨抹了一把汗。

新婚之夜,是干柴烈火还是血雨腥风?

“小姐,不好了,姑爷跑了。”一位齐家武院的小师弟哭丧着脸冲了进来。

“跑了?”徐落落诧异道:“跑哪儿去了?”

“不知道。”小师弟摇了摇头,说道:“对了,姑爷给小姐留了一封信!”

“信呢?”齐明月问道。

小师弟赶忙从兜里掏出姜家八百里加急送过来的信。

信上写道:哈哈……母老虎,没想到吧,老子跑了。想嫁给我,门儿都没有!

“姜墨!”

齐明月瞬间杀气弥漫,手指轻轻一搓,那封信便燃烧了起来,然后化作一摊灰烬飘落。

“月亮,你……还好吗?”徐落落担心道。

你以为她是在担心齐明月?错了,她担心的是姜墨的四肢,甚至狗命。

齐明月没有回答,只是从床底下取出一把长刀。

嗤啦……

刀出鞘。

“小师弟,快跑!”徐落落大喊道。

转头一看,小师弟是专业的,已经没影了。

“王八蛋!跑都不叫我一声!”徐落落暗骂一句,然后也赶紧拎起裙摆跑了。

闺房里寒芒闪烁,没一会儿就碎布漫天飞舞。

红衣胜血!

齐明月斜眼望着刀锋,眼神寒冷道:“姜墨,老娘要将你扒皮抽筋!”

……

庆市,国医馆,东华国两大中医连锁企业之一。

姜墨站在医馆门口,忽略了穿着白大褂的诊脉医师,满脸陶醉地看着里面穿着清一色黑色旗袍的工作人员,被她们充满女性味道的言行举止深深地吸引着。

一想到今后的生活处处都是美景和美女,就很开心,可同时也感到很遗憾。

因为他坚定不移的认为穿旗袍再穿丝袜,不论身材多好都失去了灵魂!

“你是姜墨医师?”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的肥胖青年突然出现,他疑惑地打量着姜墨。

“是的。”姜墨点头。同样也在打量着他,如果说旗袍美女是一锅美味的汤,那么眼前这个家伙就是一颗巨大的耗子屎。

“真年轻!”肥胖青年满脸诧异。

国医堂吃的是老中医的招牌,他确定不是来砸招牌的?

“不要惊讶,我虽然比你年轻那么一点点,帅了那么一点点,但我是有行医资格证的。”姜墨笑眯眯地从兜里掏出一本证书。

肥胖青年接过去看了一眼,确认不是在开国际玩笑后,伸出手道:“你好,我是国医馆的人事兼财务经理,林浩南。”

“姜墨。”

象征性地握了握手,然后姜墨率先收回手,放在背后默默擦了擦。

这家伙身体得有多虚,手心才能汗如雨下!?

“林经理,你喝红枣枸杞茶了没?”姜墨问道。

“什么意思?”林浩南不解道。

姜墨摇头笑了笑,没解释这个伤男人自尊的问题。

林浩南没听明白言外之意,但他隐隐觉得自己的人格在什么不经意间被侮辱了,却又不好自取其辱地去询问,撇了撇嘴,默默把仇记在心头的小本本上,沉声道:“柳副馆长在办公室等你!”

二楼副馆长办公室。

林浩南给姜墨指了门之后就走了,姜墨敲了敲门,发现里面没有人,就进屋在茶几旁坐了下来。

咚咚咚……

高跟鞋叩击地板砖的声音清脆悦耳。

很快办公室门口便露出一张绝美的侧脸。

低盘发彰显着温婉,厚厚的黑框眼镜凭添了几分书卷气,胡萝卜红色号的M型嘴唇,咬一口应该很甜吧!?

她的衣服也不知是出自哪个匠心独运的设计师,淡蓝色竹子花纹的旗袍险些包裹不住她那丰腴的身材,腿本来就又白又长,高叉偏偏还恰到好处的开到腿根,走起路来婀娜多姿,女人的万种风情,除了齐明月的暴躁,几乎都被她一个人占光了。

最主要的是,她没有穿丝袜!

姜墨认为,她肯定和自己一样对旗袍有着偏执的坚持。

如果可以和她一起工作,他愿意放弃十年的寿命和十万个齐明月!

“你就是姜墨?”柳雨烟走到复古的办公桌前,抽出一张纸擦了擦手,并没有太注意这个年纪相仿的人,只是随意地问了一句。

看她的样子应该是刚从卫生间出来。

姜墨叹了口气。

这样的女人怎么能上厕所呢!?

“咳咳……”柳雨烟面如寒冰,轻轻咳嗽,提醒他注意自己的眼神。

从他的眼神中,她感受到很强烈的侵略意图。

天下乌鸦一般黑,天下男人一般色!

12岁留学M国,23岁便获得管理学和经济学双硕士学位,24岁怀着满腔热血归国就业,学识渊博,加上近乎完美的气质形象,柳雨烟毫无疑问是天之娇女,是能驾驭旗袍的真女神,绝不是齐明月那种披着好看皮囊的暴力女。

她成熟知性,对姜墨的这种眼神早已见怪不怪。

“你真好看!”姜墨由衷道。

“请收起你的轻浮,我们在谈工作。”柳雨烟下意识抬了抬黑框眼镜,虽然她知道自己很好看,但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这么直白的表示,多多少少被杀了个措手不及,只好用一本正经的口腔来回应他的撩拨。

姜墨固执地强调道:“这不是轻浮,是严谨。”

柳雨烟呵呵一笑。

姜墨起身,严肃道:“作为一名合格的中医医师,从初步诊断到对症下药,说的每一句话,都必须时时刻刻保持严谨的态度。严谨是每个中医医师的基本准则,你说我轻浮,我表示很不服。”

“你还不服?”柳雨烟给气笑了,长这么大她还头一次发现有人这么不要脸。

明明是你色眯眯地打量我,搞得好像你被我侮辱了一样。

“是的,我不服。”姜墨理直气壮道:“我说你好看,是经过细心分析的,你的五官精致堪称绝色,身影好似风吹柳絮,肌肤胜雪,三围更是……”

“闭嘴。”柳雨烟脸色沉了下来。

她感到很羞怒,虽然不能否认这家伙是在夸自己,但她不喜欢被一个男人品头论足。话说得再好听,也掩饰不了他就是一个好色之徒的事实。

“我是认真的。”姜墨丝毫不觉得自己有理有据的分析有任何不妥。

“大家都是华人,你可以稍微要点脸吗?”柳雨烟讽刺道。

“……”姜墨感到莫名的辛酸。

谁不想要脸呢!

可是隔三差五就被齐明月那头母老虎暴揍一顿,脸早就被打得稀碎,自己有脸要吗?

不要命吗!?

以为你穿旗袍不穿丝袜,遇见知己了,好心好意夸你几句,怎么到了你那儿就吃成了轻浮,成了不要脸?

我比窦娥还冤枉呐!

“对不起,如果我的真诚伤害了你,我向你道歉。你要是觉得还不够,我也可以昧着良心说你丑,超级丑也行,作为一名合格的医师,这点宽容心我还是有的。”姜墨诚心诚意道。

“……”柳雨烟无语了。

说他不要脸,都有点轻了,他的脸简直比城墙还厚还重!

“在我这里戴高帽子没用。”柳雨烟摆出一副古板模样。

姜墨撇了撇嘴。

自己就说了一句大实话,怎么就成戴高帽子了?

而且戴高帽子总比戴绿帽子好吧!

自己究竟哪里做错了?

唉……这个社会人心真复杂,自己果然还是太单纯了。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是姜墨吗?”柳雨烟问道。

“是的。”姜墨点头。

“非常好。”柳雨烟指着门口道:“我现在正是通知你,面试结束,你可以走了。”

“为什么?”姜墨诧异,面试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们不就闲聊了几句吗?

“我不想伤你的心。”柳雨烟委婉道。

“谢谢。”姜墨认真道:“但我需要一个理由,你凭什么拒绝我这么一个优秀的青年医师?”

“因为你是充话费送的,我不想要就扔了呗!”给脸不要脸,柳雨烟只好无情坦言。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无敌奶爸归来
  • [现代]我有一本生死簿
  • [现代]重生之全球首富
  • [现代]惊龙战神
  • [玄奇]麻衣逆命
  • [现代]我玩仙界拼刀刀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