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师秘事

第二章 风水煞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2-25 10:37:09

我问她怎么知道自己是被死人压着?

刘晓芸脸上的尴尬之色又瞬间散尽,似是回忆起了十分恐怖的东西,连唇色都跟着白了下去,良久之后才小声道,“我…我看到了,一双腐烂的手,撑在棺材两侧,那手肿胀的吓人,肉皮都跟要脱下来似的!”

说到最后,刘晓芸抱紧双臂,烈日炎炎的大白天,竟唇色发青的打起了哆嗦。

我见她眉心暗红,探手便在她额头点了下,刘晓芸惊醒,回过神来,又急道,“大仙,你帮帮我,我实在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我会疯的!”

何止是疯,刘晓芸煞气入体,再这样下去,不出三天,她这条小命怕是都要成他人的手中财,囊中煞了。

“别叫我大仙,我姓秦,单名一个昭字。”我看看天色,收拾了卦摊,说要跟她去家里看看。

刘晓芸愣怔着点头,将我带到街头的公交站,她手里最后的两块钱也成了路费,经过两站,下车,我跟她来到了一处小区。

跟着刘晓芸上楼,到她家时,我还未进门,就从紧闭的门缝里看到了隐隐的暗红色。

那是煞气特有的血色。

刘晓芸似乎还未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开门请我进屋,还有心思去厨房给我拿饮料,问我喝什么,念叨着,说她之前其实问过我旁边那卦摊上的瞎眼先生,但那人也没说要多少钱,就是不愿管这事。

我心想,他哪是不愿意管,八成是不敢管。

静静的听着,我往客厅里走。

刘家的客厅很大,宽敞明亮,西南角摆着一口大鱼缸,精巧的氧气泵在水下吐着气泡,猩红的雾气却自水下溢出,翻滚在鱼缸上方,又贴着外侧的玻璃流到地面,扩散开,几乎充斥了整个房间。

“秦先生!我家只有果汁和雪碧了,你喝哪个?”

“我不喝饮料,你将冰箱关上。”我瞧着大量猩红的雾气往厨房涌动,淡声回了句。

刘晓芸倒是很听话,关上冰箱就出来了,见我站在鱼缸前,就凑过来,说,“这是红龙鱼,是很名贵的品种,是我妈妈生前,花了大价钱托朋友买来的,这几条小鱼苗几万块呢。”

刘晓芸没有炫富的意思,眉目间似乎是真的很喜欢这几条鱼,如此说着,就拿了鱼食,要往鱼缸里喂。

我探手挡开,问她,“这鱼能杀吗?”

刘晓芸一怔,似是有些错愕。

“你那玉坠,在鱼肚子里。”我瞧着鱼缸里,一条口目喷雾的红龙鱼,淡声道了句。

“不能吧?玉坠儿一直放在卧室,就算没了,应该也是掉屋里了。”

“那你在屋里找到了吗?”

那东西让刘晓芸夜夜梦魇,这么重要的东西没了,她不可能没找。

被我问的脸色一僵,刘晓芸垂下拿着鱼食的手,摇了摇头。

这些鱼,是刘晓芸母亲生前买的,对她来说似乎很重要,见她一脸喟然,并不想动这些鱼的样子,我淡声叹了口气,心中念着凝气咒,将自己的生气凝于指尖,在刘晓芸的眉间轻点了下。

霎时间,她就会看到这满屋的猩红之气,看到那条红龙鱼口目之中喷薄煞气的诡异模样。

刘晓芸吓得惊叫一声,踉跄着扶住了旁边的沙发,却还是腿脚一软,坐在了地上。

“这…这是什么东西?”

“是煞气,但这并不是你家里最可怕的东西,也许你卧室里还有比这更骇人的。”

我淡声说着,拿过她手里的鱼食,放到一旁,才道,“这些鱼,是腐肉喂大的,若是我没猜错,这鱼食也是你母亲那朋友一同送的。”

刘晓芸面无血色的看着那罐鱼食。

我又提醒她,“而且你那玉坠儿不见之前,这人应该来过你家。”

“梅姨……”刘晓芸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我看她要哭,不禁有些烦闷,皱眉道,“财煞喜水,你哭了,小心钻你眼睛里去。”

刘晓芸被我吓得一哆嗦,赶紧抹了抹眼睛,又把眼泪憋了回去,问我,“那…那现在怎么办?”

“你将那条鱼捞出来,先取出玉坠。”我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种人为制成的风水煞,有千万种可能,但找到煞气的根源,势在必行。

能不能轻易破掉,还要看那养煞的玉器,到底从刘晓芸身上夺走了多少生气。

“啊?我…我捞?秦先生,你不是收钱了吗?要是钱不够,我可以让我爸多给你,这鱼能不能你来捞?我,我不敢。”刘晓芸脸色煞白的往后躲,看样子是真害怕。

“这是你家的家财,我不能捞。”我有些无语。

听出我话里的意思,刘晓芸犹豫片刻,才强撑着站起来,要去阳台上拿捞鱼的网子。

我淡声提醒她,“用手捞。”

刘晓芸神色一怔,看那表情是又要哭。

但这种事我确实不能代劳,只好抛开她不管,问她的卧室是哪间,刘晓芸指了卧室的方向,我就走开了。

其实这个房子的布局我能看出个大概,室内风水不错,鱼缸所在也是个很稳的财位,只是如今让人制成了风水煞,搞得室内乌烟瘴气,一时我也看不出哪个才是聚煞养灵的房间。

来到卧室门口,我心中默念凝气咒,将自己的生气聚拢,在周遭净化出了离身不足一尺的方寸之地。

凝气咒是秦家风水秘术的根本,我爷爷生前善修刑克之术,其次才是这练气之道,我没见过爷爷全力凝气的样子,但仅是有他坐镇,我家那方圆十里,已然煞气难存。

爷爷就像一尊神,守在小小的村落中,名不远扬,却轻易镇守着一方安平。

神思在一瞬间走远,又立刻回拢,我抬手打开了刘晓芸卧室的房门。

刘晓芸的卧房不大,墙上贴着粉嫩的壁纸,大概是经常做噩梦的原因,虽然门窗紧闭,窗帘却大敞着,西斜的阳光照进来,映得整个房间很是温暖明亮。

我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风水之术讲究个制衡之法,煞气由那玉坠之中挥散出来,必然有凝聚之地,这卧室里虽也弥漫着煞气,但还差点什么。

受时辰影响,刘家这个财煞在白日里或许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如今找到了煞气根源,再将那聚煞养灵的地方一同净化,应该就能破掉缠在刘晓芸身上的煞气。

可我走到屋内,将窗帘拉上,等了片刻,刘晓芸卧室里的煞气也还是毫无起色,心生狐疑,我快步出了卧室。

聚煞养灵的地方不是刘晓芸的卧室。

“刘晓芸。”匆忙中我喊了一声,然而客厅里没人应我。

那鱼缸旁溅着不少水渍,里面那条冒着煞气的红龙鱼也已不见了。

我心中着急,快步往厨房去,却听浴室传来水声,看过去就是骇然一怔。

浴室的门开着,刘晓芸蹲在浴缸旁,手里拿着菜刀,脖颈微微仰视着,瘦小的身躯背对着门口,身体却在止不住的哆嗦。

而那浴缸上方浓郁的煞气凝聚着一口巨大的棺材形状,棺中,煞气急旋而起,已然显出了若隐若现的人影。

溃烂的皮肤,肿胀的五官,那人影立在棺材上,可怖的样子,足以将个普通人活活吓死。

是浴室。

没错了,刘晓芸夜夜梦魇,肯定会试着换房睡,但姑娘家每日洗漱,进浴室是难免的。

我反应过来,快步过去,一把拉过刘晓芸,就要将她拎出来。

刘晓芸已经吓傻了,手里的菜刀‘噹啷’一声掉在地上,整个人都犹如失了魂一般,任我拖拽着。

原本这聚煞养灵之地,不会在白日里轻易显现,更不会昼夜不分的折腾刘晓芸,可我才将她拖到门口,那棺形育灵台也不知是出了什么变故,忽然扑过来一股煞气,缠住了刘晓芸的脚腕。

“别害怕,煞灵还未成形,它弄不死你。”我赶紧安抚刘晓芸,同时默念凝气咒,企图将自己身上的生气匀给她一些。

我说的是实话,煞气终是虚像,只能影响同为气的存在,受这种煞气影响,最严重也就是大病一场,只有被煞灵缠上,才会殒命,现在这东西虽然看似凶猛可怖,却还未成形,只要别吓死,就死不了。

可刘晓芸一个小姑娘,能有多大的胆子?

我见她脸色苍白,嘴唇都在哆嗦,身上的温度也在骤然下降,几乎是瞬间就生出了死兆。

而那棺中猛扑过来的煞气还在顺着刘晓芸的脚腕往身上缠绕。

尽管她上半身被我护住,可还是在顷刻间就被那煞气拖入了梦魇之中,神志不清的刘晓芸,开始疯狂挣扎,撕心裂肺的大喊,“不要!不要碰我!”

我躲避不及,脖子都被她抓破了几道,刘晓芸把我当成梦里蹂躏她的东西,对我又抓又挠。

我只好抬手将她打晕了。

昏过去的刘晓芸会彻底陷入梦魇之中,也许会遭受比之前更惨烈的蹂躏,但只有这样做,我才能腾出手来收拾那东西。

把停止挣扎的刘晓芸拖出浴室,放到了沙发上,我又凝生气在她眉心点了一下。

梦魇里的事,我改变不了,能做的也只是尽量让她好受一些,以免她在梦里把自己吓死。

刘晓芸陷入了怎样的梦魇,我不得知,也没心思想那么多,回到浴室,捡起菜刀,想着该把那红龙鱼腹中的玉器取出来,先断了棺形育灵台的聚煞根源,再行净化。

可不等我靠近浴缸,那条哆嗦着喷薄煞气的红龙鱼忽然猛地爆裂开来,带着血污的碎肉溅得四处都是。

与此同时,一直于鱼腹之中,缓缓挥散的煞气,亦是冲天而起,我抬眼看,就见那可怖煞灵的虚影已在瞬间化出了灵体。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中了一个亿,老婆都变主动了
  • [现代]和女神孤岛求生的日子
  • [现实]小护士,挺凶
  • [现代]最强编辑器
  • [现实]我成了别人的老公
  • [现代]天师狂少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