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山中走出的风水神婿

第一章 城隍义子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4-09 10:36:28

爷爷年轻的时候,是很厉害的风水师,但是在最巅峰的时候,忽然隐居到这个小山村,并且宣布,洗手不干了。

有人说爷爷得罪了什么人,有人说爷爷是觉得这山村有龙脉,想要活着的时候就来占住。

具体什么原因,爷爷讳莫如深,跟谁也不说。

但是我觉得,可能和天谴有关。

风水相术,泄露天机,因此越是高明的风水师,越是会遭到天谴,或盲或聋,或瘸或哑。

爷爷早年丧妻,和两个儿子一块生活。

我爸是长子,自幼体弱多病,每天吃饭前先吃药,那些药都是我爷爷亲自调理的。

爷爷曾经说过,我爸必须小心温养到三十岁,才能娶妻生子。

至于二叔,倒是从小生龙活虎,人狠话不多,桃花运也很旺,女朋友不断。但奇怪的就是,每当二叔要结婚的时候,女方都会出事。就算九死一生能活下来,也得落下残疾。

甚至有时候,二叔不打算结婚,对方只要意外怀了他的孩子,都会出事。

最后爷爷对二叔说,他这命太硬,这辈子恐怕没办法娶妻生子,否则就等于是害了人家。

二叔也不介意,照样在外面花天酒地,那意思是,不生就不生呗,先痛快了再说。

爷爷说二叔正路不走走邪路。二叔就怼回来,说我爷爷干的也不是什么好营生,否则我奶奶也不会死。

每当这时候,爷爷就不说话了。

延续香火的事,我二叔是指望不上了,爷爷就把希望寄托在我爸身上。

我爸三十岁那年,爷爷迫不及待给他娶了媳妇,没想到一连生了三个孩子,都没有活下来,最长的没有超过一个月。

爷爷从来不给自己家人算命,但是这一次忍不住了。

那天晚上,爷爷枯坐在自己的房间中,摇了一夜的卦,然后算出来,他泄露天机太多,遭到天谴,要断了香火。

老一辈的人看重子嗣,看重香火传承。尤其是风水先生,宁可自己瞎了瘸了,也难以接受自己变成绝户。

如果没有后人祭祀,做了鬼也要忍饥挨饿。

那天晚上,爷爷的头发白了一半。天亮之后,就带着我爸妈和二叔从省城搬到了潜元村。

说来也巧了,他们搬来没多久,我妈就怀上了我。

爷爷使出了浑身解数,吩咐我爸,必须二十四小时把我妈照顾好。

结果我妈早产了,九个月的时候开始大出血。

山路难走,已经来不及送医院了。附近最好的稳婆被请过来,给我妈接生。

到半夜的时候,稳婆满头大汗的走出来,对等在外面的人说,我妈是难产,里面的胎儿已经死了。倒不如不顾一切把胎儿弄出来,还能救大人一命。

我爷爷勃然大怒,用拐杖把稳婆打走了,然后狠狠关上院门。

那一天村子里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只听见阴风阵阵,鬼哭狼嚎,村子里面到处都是旋风,刮得飞沙走石,把所有人吓得瑟瑟发抖。

那天谁也不敢出门,就听着外面呼呼的风声,好像地狱里的小鬼都被放出来了一样。

到天亮的时候,狂风停了,村民战战兢兢地走出家门,发现村子里到处都是死蛇,蛇头无一例外,正对着我们家。

而村子里的城隍庙,神像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纹。

原本被稳婆宣布了死刑的我,居然活着生下来了。

母子平安,皆大欢喜。

眼看着我一天天长大,爷爷的天谴,似乎挺过来了,我们家能延续香火了。

直到我九岁那年,出事了。

过了九岁生日之后,我就开始做一个怪梦,我梦见有两个邋里邋遢的人来找我,说要把我接走。

开始的时候,只是噩梦,到后来就变成了梦游。

有一次我在睡梦中走了出去,摇摇晃晃走到城隍庙跟前,在庙门口的歪脖子树上栓了绳子要上吊。

幸好二叔半夜打牌回来遇见我,把我救下来了。

后来二叔要把城隍庙砸了,但是被我爷爷拦住了。他沉默了很久,对我们说,砸一座庙,解决不了真正的问题。

直到这时候,爷爷才跟我们说了真话。

原来,他的天谴并没有结束,当年我能生下来,是借助了城隍的力量。

爷爷和城隍约定,我活下来之后,要过继给城隍做义子。

我一听这话,就直接吓哭了。

爷爷摸着我的头安慰我,说别怕,他会给我想办法。眼前最紧要的,是给我在人间留下一个羁绊,只要我和活人的世界还有缘,城隍就不会带我走。

第二天,爷爷宣布重出江湖,再算最后一卦。整个北方立刻轰动了。

那天从天蒙蒙亮开始,就不断地有豪车从外面开到村子里来,无数达官贵人,只求见爷爷一面,得到这最后一卦。

到傍晚的时候,山路已经全都被豪车占满了。

我原本只知道爷爷很有本领,但是万万没想到,他的影响大到这种程度。

晚饭时候,爷爷现身了。

他对等在这里的富豪说:“这一次,我打算给我的孙子李阙,选一个媳妇。选定了之后,我会送亲家一卦。”

那些富豪个个满口答应。

其实我知道,不是我有多出众,这些人非富即贵,什么样的青年才俊没见过?怎么可能看得上我这个穷山村长大的小子?

他们真正看中的,是爷爷的卦。而我,只是个附赠品罢了。

那一天,无数富豪摆出了家世、财富、学历,供爷爷挑选。

但是爷爷最后却选中了一个普通人,陈方石。

陈方石是省城人,说来可笑,他来这里根本不是为了求卦,他也知道自己没有那个实力,所以不敢抱希望,他只是跟着一个大老板,鞍前马后的伺候着,想要谈成业务。

当被爷爷选中的时候,陈方石欣喜若狂。而其他的富豪愣了半晌,个个面色不悦。

但是爷爷的决定,没有人敢违反。

陈方石得到这一卦之后,千恩万谢的下山了。而我有了一个不曾见面的未婚妻:陈轻舟。

陈方石的女儿,小我一岁。

爷爷跟我说,陈轻舟命格特殊,与我十分契合。而我和陈轻舟的婚约,就是我和人间的缘分。有了这份羁绊,我算是暂时安全了。

我安全了,但是从这一天开始,爷爷的身体就急转直下,原本硬朗的他,开始日渐消瘦,不断生病。

我知道,爷爷是为了救我破了戒,重新窥探天机,惹来了灾祸。

几年时间,爷爷的身体每况愈下,但是他一直撑着,把一身本领都教给了我。

爷爷跟我说,他恐怕是活不了多久了,等他死了之后,一切都得靠我了。

到我十八岁那年,爷爷已经无法起床了,甚至屡次病危。

每当他传出病危的消息来的时候,总有富豪上门,死缠烂打,希望爷爷能再算一卦。

这些人,统统被我二叔打走了。

在这几年时间中,陈方石也来过几次。

他没有透露自己的情况,但是开的车一次比一次好,看来财富也在急剧增加。而随着他越来越有钱,他来探望爷爷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

至于陈轻舟,我一直都没有见过。

有天晚上,爷爷忽然说要考考我,让我去村西头转一圈,看看哪里是真正的风水好地,看好了之后做标记,天亮之后他要看我选的对不对。

那段时间,爷爷的病时好时坏,我心乱如麻,也没多想就去了。

看风水,选坟地,这些我都学的很熟练了,一个小时后,我就标定了一块荒地。

我觉得我选的又快又准,想要赶快回家告诉爷爷,让他高兴一下。

结果当我到家的时候,看见大门上已经挂起白幡来了。

我的脑子里嗡的一声,我忽然明白过来,爷爷知道自己要死了,是让我提前帮他选坟地了。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中了一个亿,老婆都变主动了
  • [现代]和女神孤岛求生的日子
  • [现实]小护士,挺凶
  • [现代]最强编辑器
  • [现实]我成了别人的老公
  • [现代]天师狂少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