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漏

番外篇 书友版大结局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4-12 20:49:36

番外大结局

本篇番外是由书友吴成果所做!

随着大鼎的安放完成,金锋已经虚脱到了极点。

强撑着抬起头看向那一个个熟悉的已经铭刻在心的面容,有着千般不舍,万般留念。

看着那一个个和自己并肩杀敌,浴血奋战的兄弟们,看着那一个个看着自己一步一个脚印成长起来的老货们眼中透着深深的不舍和悲伤!

突然金锋却是怒目圆睁,强撑一口气,大叫一声:“骚包!快!”

只见得骚包仰天长啸一声,忽地直直跪倒在金锋面前,大叫一声。

锋哥啊你不能丢下我们啊!锋哥你带我一起走吧锋哥!”

真可谓是悲惨之极。

而一群老货们却早也是瘫倒在地,哭的撕心裂肺!

“小锋啊!神眼金啊!你这个收破烂的小杂种啊!你这叫我们以后怎么活啊!你走了我们也就没了三魂七魄,也变成了行尸走肉啊!你……”

山谷里顿时哀声一片哭声震天!金家军们更是凄惨到了极点,不顾身上的伤和痛,跪倒在满是石块的泥泞中拼命的磕着头大叫。

“锋哥,金爷,老板儿,带我们一起走吧!”

锋哥我听你的,马上回去就找个婆娘结婚,小苏贺歇斯底里的叫喊着。

“老板儿,你说过我养一个儿子就给一个大红包的,你说话不算了吗?”

“狐媚子有身孕了,一胎怀了四个崽啊!你欠我四个大红包了呀,你不能赖账耍泼皮啊!”

“洋葱头以后还要养很多很多娃呢!你还要给很多很多红包呢,洋葱头新摆弄出来的臭豆腐配方你还没吃过呢!呜呜呜呜……”

哀嚎四野!一群铁骨铮铮,视死如归的汉子和一帮位极人臣,尊贵显赫的老货们都瘫倒在泥泞中,捶胸顿足号啕大哭!

这时罗布泊的天空仿佛被是被这群汉子和老货们感染了一样,也开始下起了零星小雨,四面乌云密布,大有暴雨欲来,洪水泛滥之势。

而此时,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天都城的一处郊区别院里,坐着两个人,一个黑瘦矮小一个富态魁梧。这正是老战神和另外一位巨佬。

老战神脸上无悲无喜,有的只是岁月的沉淀和沧桑,而另外一位巨佬却是难掩心中的悲伤,开口道:“我最后一次和金锋见面的时候聊了很多,他也详细地说了他的全球布局已经完成,他还说神州50年不会有外患,等大鼎放下去把北支干龙复原好,整个亚洲将稳如磐石,而神州也就成了真正的定海神针!”

“他还告诉我说天竺不出10年将会四分五裂,逐个被瓜分,不出15年大毛子也会因内忧外……”

“而那时候敢买的也只有神州了。他还说周边有他的那些兄弟马仔们在,叫我们可以高枕无忧,加大科技建设,若有战事他们就是神州的前线战场!”

“我本来想给他发奖章,颁最高荣誉,解封那些他为了国家做出的特殊绝密档案,他没同意!他只轻轻说了一句这是他应该做的。”

“我要给他立碑撰字,他也不同意,他说这是他的份內事,他不需要后入歌功颂德。他叫我删除他的所有事迹。”

“他说他死后不立碑不撰字,我同意了,他自己选的地,就和你的挨着一起。”

此时的老战神仍是一言未发,但是两行清泪却是悄然滴落,喃喃自语。

“我就知道,我早就知道,你上次袁天罡大墓拿宝回来问我要你还是要大鼎,我说要大鼎,那时候我就知道会是今天这个结果。”

“我知道即使我说要你,结果也还会是一样的,小锋啊!对于民族大义你是好样的,没的话说,但是对子墨你对不起啊!”

“当她知道了你的决定她三天三夜不眠不休,滴水未进,一夜白了头啊!至今音讯全无下落不明呀!”

言尽至此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悄然滑落。神出颤颤巍巍满是老人癍的手端起茶杯,颤抖的手却是怎么又拿不稳了茶杯,一不小心洒了一衣襟!不知是泪水还是茶水此时早已打湿衣襟!

此时的罗布泊山谷犹如人间地狱,哀嚎一片。

“骚包快点离开,我没时间了!”

骚包猛地一惊看向金锋,只见的金锋眉间死气结节,已知无力回天。

“锋哥,骚包对不住你了,你交代的事情我一定会完成,我们走了,来世我还给你做狗,永远做你最最忠实的狗!”

说罢陡然站起身来,面向金家军和老货们大叫一声:“所有人全部撤离,快!”

雨越下越大,午时的天空就像是黑夜,乌云密布,金家军和老货们毅然决然地一抹眼泪相互搀扶着向谷外狂奔。

因为他们知道金锋永远都会在他们心中。山脚下数辆直升机在严阵以待,不是金家军们怕死,也不是老货们贪生,而是他们知道必须要服从金锋事先交代的最后一道命令,迅速撤离到一百里以外,因为他们清楚的知道下来会发生什么,也清楚的知道金锋再无生还可能!

山下的特勤队员见谷口有人撤离于是迅速迎上,挑起老的、伤的、残的,或背或抱或扛,快速向山下跑去。

山谷里,雨点像子弹一样打在金锋瘦弱的身体上,狂风像刀一样的在金锋身上无情地肆掠。

离大鼎近在咫尺的两米远距离却让金锋犹如相隔千山万水难以企及。

颤颤巍巍的还没站起身,一阵狂风掠过,金锋犹如稻草人般倒下!再没有站起来的气力。

我爬!

金锋咬烂舌尖,磕碎了钢牙,一寸一寸地向大鼎移动着。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意识已经有点恍惚的金锋忽然触摸到了一个久违而熟悉的物件。

大鼎!

摸到了!

老祖宗啊!金锋来还你完璧之身了!

也许是老祖宗显灵,也许是回光返照,金锋竟然陡然爬起翻身进入鼎内,颤抖的手从胸口掏出最后一块大鼎碎片,上面还残留着小雪的血。

“老祖宗不孝金锋还你完璧之身了,当年为了保你,不惜毁了你,而你又带我回了来,我知道你是要让我去给你都找回来,今天我做到了!”

说罢颤抖的手拿着最后一块碎片艰难地放到大鼎底部最后一个空缺处,真可谓是严丝合缝。

随着大鼎碎片的安放完成,金锋犹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马上瘫倒在鼎里,身上无数的伤口也像细小泉水一样丝丝地流向大鼎底部。

而金锋此刻全身上下也只有眼球还能动,看向鼎底最后一块碎片此刻已经完整和大鼎结合在了一起,他仿佛又看见了小雪大叫着。

“锋哥快拿炼龙金,快点啊!”

任谁也没想到平时羸弱的小雪竟然爆发出如此强悍的战斗力,用嘴咬用指甲抓,反正是无所不用其极,嘴里还喋喋不休。

“你这个老婊子,是你毁了我,都是你把我害成这样,是你让我变的残暴无情,是你害的我丢了锋哥,我今天要和你同归于尽!”

金锋清楚记得当小雪咬断张德双颈动脉的一刻,张德双也把一根陨针刺入小雪的头顶心百会穴。

随着小雪的一声惨叫,张开了咬住张德双颈动脉的嘴巴,顿时喷泉一样的血从张德双的颈部喷涌而出。

几秒以后,张德双就像一只扑腾着翅膀快要死的小鸡一样渐渐地停止了挣扎。

而这时候战斗也进入了尾声,金家军们也都向金锋靠过来,小雪艰难地爬到装有炼龙金的防核爆密码箱前,情意情意切切地叫了声。

“锋哥”,而此时的金锋也被洋葱头像抱小孩一样轻轻地放在了小雪的身边。

“锋哥!”

“嗯”

“小雪给你开密码箱!”

“嗯!”

金锋知道此刻的小雪已将油尽灯枯,已处在弥留之际,如果密码按错将会启动自毁装置,大鼎碎片将会被炸成渣渣!

但是金锋没有阻止,他相信一个对自己如此深爱的人,能为自己去死的人,还有什么理由去不信任呢!

随着小雪颤抖的手输入的一组数据,密码箱蹦的一声自动弹开,而唯一的一块炼龙金就静静地躺在里面。

“锋哥!”、

“嗯!”

“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说”

“我们生不能同床,但我想死能同穴。”

金锋沉默着。

“锋哥!”

“嗯!”

“你怎么不理小雪了?”

“因为这个我办不到。”

小雪眼中透出深深的失落!

是啊!自己还有什么资格要求锋哥呢!自己难道害的锋哥还不够吗!

想到这里小雪释然了,既然锋哥都已经原谅自己了就已经满足了,还去奢望那些干嘛!

“不是我不同意,而是我没有穴!”

“那天我将会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轰隆隆轰隆隆……

小雪顿时凤目圆睁,头皮炸裂,一口精血吐出,尽数洒在炼龙金之上。

“锋哥我好悔啊!”

“小雪。”

“锋哥。”

“去陪拐子爷吧,他老人家把你从小养大,你也去给他老床前尽尽孝吧!”

“嗯,锋哥,我听你的,如…果有…来生…我嫁……你。”

“嗯。你安心去吧,诗楠会打理好火努努岛。”

此时的小雪面露微笑:“锋……哥……我……等……你……”

说完香消玉损!而金锋也已经痛彻心扉。

望着大鼎里自己流的血淌进每一道裂缝中,大鼎好像是活过来一样,每一道炸裂缝隙就像是一条条筋络血脉一样有了生机。

子墨,永别了!

我的最爱,永别了!

眼前浮现出和子墨的最后一次见面,子墨就像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一样紧紧地依偎在他怀里,拼命地呼吸着他的气味,感受着他的体温。

“金先生。”

“嗯。”

“如果重新让你选择,你还会选我吗?”

“会。”

“如果让你回到从前,你会选择回到哪里?”

“谛都山,我会在帝都山主峰上搭两间茅屋,听风歌唱,听雨哭泣,享太阳温暖,受月亮凄凉。”

“那我去那里等你”!

…………………

忽然一片金光金光咋现,尽管金锋已经睁不开了眼睛,但是他能感觉到老祖宗活过来了,老祖宗满血复活了!神州的气运之宝又回来了!

轰隆隆轰隆隆!

四周响彻天际的雷鸣声已然是吵不醒了金锋,金锋已经流干了最后一滴血,也已经油尽灯枯了!

此时远在百里之外的金家军和老货们只见的山谷之上电闪雷鸣、狂风暴雨,他们知道金锋没了,以后再无神眼金,也再无金家军!

骚包知道尽管他会按照金锋的安排来安置金家军们,但是他们活着也就是副行尸走肉罢了,没有了锋哥,金爷,老板儿的日子,他们不如死的好!

一帮子人就静静地看着山谷的方向,没有一个人说句话,就这样静静地站着、看着,静静地等待着!

一夜的电闪雷鸣狂风暴雨终于停了下来,东方的日头也渐渐地冒了出来,天晴了。

一帮人揉了揉眼睛,不对,再揉揉,还不对,山谷呢?

一座巍峨的高山矗立在原来山谷的位置上,链接起了北支干龙的断裂处,这一奇观直惊的一帮人是三魂没了七魄,惊魂之际也想到金锋已经长眠山底,顿时悲从心来………。

时光如梭,光阴似箭,天还是那片天,但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在遥远的天府之国,世遗重点保护单位帝都山的主峰上,一位银丝素衣的女子站在一侧遥望西北方。

她手里拿了一只约长三十公分、颜色发暗的铜制烟杆,烟杆上有好些个铜锈铜绿,老旧斑驳。

如果此刻有认识她的人看见,一定会惊的掉了下巴,这不正是失踪了三年的曾子墨吗!

这三年来神州派了无数人无数次的来找她,找遍了所有她可能去,金锋可能去的地方,结果还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了无音讯。

任谁也不会想到她能出现在帝都山主峰上!而她此刻手中拿的竟然是和金锋第一次相遇帮她买的烟杆。

对,就是那支刻有(JB)标志的额尔金烟杆,也就是因为这支烟杆金锋第一次对她说“你不放手,谁也拿不走”。

曾子墨坚信她没有放手,她也用实际行动在证明着她不会放手,在三年的时间里她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坚守在这里,只为了金先生能兑现承诺!

不管是伤的残的,哪怕是死的,哪怕只有一具尸体,自己已满足了!

忽然一阵山风吹过,给这炎热的夏天带来一阵阵凉爽,甚是惬意,子墨也不禁抚了抚满天的银发。

突然在不远的草丛里传出句:“好巴适哦!”

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在如此寂静的山峰上比起那山风的声音更容易被听见,而子墨却犹如被高压电击中一般颤抖个不停。

“喂!仙女小姐姐你长的好巴适哦!我告诉你哦,你可千万莫回头哦。”

“我身上一件衣服也没有哦,我明明是在锦城收破烂的撒,怎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怎么又迷迷糊糊地来到这里了撒!这里怎么有点眼熟呢!仙女姐姐我告诉你撒,我做了好多好多的梦!”

(关注渣渣宝微信公众号:金元宝本尊还有更多精彩番外!)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都多久了还不完……
  • [现代]婶子这JK你觉得好看吗...
  • [现代]为了妹妹,我做出了一个违背祖训的决定!
  • [现代]我可是你的嫂子,你怎么能这样
  • [现实]嫂子,我哥说他身体不舒服让我……
  • [现代]高傲的妻子居然……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精品推荐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