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通灵师

第三章 尸体不见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2-02 13:49:56

黑气一下扑面而来。

我急忙躲闪。

正这时,四周开始震荡起来。

一阵天翻地覆后。

黑水倒灌而下,烟雾增多,我猛地咳嗽一声。

惊醒过来。

我不知何时倒在了地上,旁边的青铜鼎中散发出大量呛鼻浓烟。

脑袋顿感昏沉,额头冒出一层虚汗。

我把青铜鼎倒放在地上,熄灭鼎中燃烧物。

我起身站在棺材旁,看了过去。

刚才天翻地覆瞬间,我看到了韩志学右边锁骨处好像有东西。

我拨开衣领,在此处果然有东西。

一朵莲花印记。

烙印痕迹很清晰,从印记周围皮肤颜色便能判断出是死前烙印上去的。

因为听到我的咳嗽声,韩峰在外面喊了两声。

我抚平衣领,拿起东西,打开了灵堂大门。

众人便立刻围了上来。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

韩书瑜神情急切直接冲上来,几乎要贴到我的脸。

“张青小兄弟,请跟我来。”

韩峰对我招了招手,领着我进了隔壁屋。

这里人多,他不想声张。

进屋,韩书瑜把门关上。

我这才把刚才所见全部说了出来。

听完,韩峰微微点头,叫韩书瑜把钱付给了我。

拿着这厚实的一沓钱,我表面镇定,心里是兴奋不已。

我办完了事,可以走了。

刚刚打开门,那文德带着阴冷的脸就凑了上来。

我转头提醒:“对了,灵堂有问题,犯忌讳。”

当然,我这话也是说给文德听的。

韩峰还没说话,文德就直接怒骂了过来。

“臭小子,你胡说什么!”

他急了。

“张青,你什么东西,竟敢在这里口出狂言!”陈鹏涛早就一肚子火。

我一笑,没理会他俩。

“张青小兄弟,灵堂是这位文德大师亲手布置的,怎会有问题?”韩峰满脸疑问。

我能提醒的就这么多,至于要不要求改是他的事。

舅舅一直教导我,凡事要留一线。

他没惹恼我,虚心接受呢或许还能保住一碗饭。

我便没多说,一手捂着揣有一万块的衣服口袋,笑呵呵的准备离开韩府。

“臭小子你站住,把话给我说清楚!”

文德上来一把拦住去路。

在江城,自己好歹也是个名人。

被一个毛头小子指点,传出去面子往哪搁。

“真的要我说清楚?”我反问他。

文德神情一顿。

“呵呵,你说吧,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说出个什么来?”

我一笑。

“我又不想说了。”

文德怒火中烧,行走江湖多年,被一个毛头小子戏耍,颜面尽失。

眼看文德就要发飙,韩峰立马走了过来。

“二位别吵了。”

“张青小兄弟,你刚才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啥。”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我抬脚走了出去。

我前脚一走,韩峰就对文德说:“文德大师,请改一下吧。”

我不用看也知道,文德已经是气得面红耳赤了。

我没全说,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我走出韩府,骑上电瓶车离开。

在路上买了鸡鸭鱼肉,一瓶二锅头,回到铺子里准备饱餐一顿。

我没吃两口,突然脑袋又是一阵昏沉。

实难忍受,便趴在桌上睡了下去。

梦里,我站在没脚跟的腐臭黑水中。

一朵洁白如玉的莲花娇艳的盛开在我面前。

慢慢的,花瓣上开始渗出一颗颗血珠,霎时间便染红了整朵花。

白莲花变成了一朵血莲。

空气中似乎也充斥着血腥味。

我一下惊醒,睁开惺忪的双眼。

脑袋依旧很昏沉,那瓶二锅头我都没喝一口,这是怎么了?

而且身体异常疲惫,就他妈跟肾虚一样。

我洗了个冷水脸,才回了些许精神。

一想到这个梦,我便觉得浑身不舒服。

我站在洗手台前,脑中文德那道阴冷的眼神始终挥之不去。

很确定,我遭了他的道。

我舅舅也遭过别人道,那一次我舅舅差点没了,因此我还伤心了好几天。

他妈的,为了挣这一万块,把小命搭进去就划不来了。

还是等舅舅回来再说吧。

我看了看时间,都半夜了,舅舅怎么还没回来?

正要打电话问问,这时,手机上打来了一个陌生号码。

我接下。

“张青哥,快来帮帮我,呜呜呜。”

电话那头,韩书瑜哭腔着。

这妹子挺正点的,第一印象就很不错。

舅舅说过,叫我别和韩家扯上关系。

可听着韩书瑜带哭腔的求助,我实难拒绝。

我问韩书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韩书瑜一直抽泣着叫我过去再说,还给我钱。

再怎么说也是韩家大小姐,不可能骗人。

况且我还要过去找文德算账,于是我从铺子里拿了几样东西赶了过去。

半夜里,这条窄巷里十分幽静。

窄巷里没有一点灯光,我骑着电瓶车走没几步,总感觉我身后好像跟着谁?

我没回头理会。

一路顺畅来到了韩府。

白天在这里悼念韩志学的几个人已经走了。

此时韩府上下是急的团团转,韩书瑜看见我来了,跑到我面前。

韩书瑜满头大汗,神色慌张。

“张青哥,我爷爷,不见了。”

我眉头一抬,往灵堂走去。

果然。

灵堂没有换地方,灵堂里的布置也没改过。

也不见文德的踪影。

灵堂里一切没动,唯独韩志学的尸体不翼而飞。

听完韩书瑜的讲述,和我预料的一样。

文德要保住自己的饭碗,肯定不会听我的,再加上韩峰他们对文德十分信任。

不过。

不应该呀!

即使灵堂布置有问题,不至于会闹出这么大的问题。

我问韩书瑜,她也不知道爷爷的尸体是在什么时候不见的。

文德在做完法事后便离开。

韩峰带着几个人出去找他,府中剩下没几人。

死因真相没查出,不能入葬,现在更是闹的尸体也不见了。

“张青哥,求你再施展通灵术,找到我爷爷。”

韩书瑜坚信通灵术可以找到爷爷的去向。

我摇头拒绝:“这个忙,我帮不了。”

文君故里 说:

喜欢请加入书架和投推荐票哦,谢谢!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中了一个亿,老婆都变主动了
  • [现代]和女神孤岛求生的日子
  • [现实]小护士,挺凶
  • [现代]最强编辑器
  • [现实]我成了别人的老公
  • [现代]天师狂少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