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万事屋

第六章 修习道术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2-04 10:58:56

道术不是江湖骗术,更不是装神弄鬼,而是一门实打实的学问,就如同古老的中医一般。

但是毕竟这玩意整天与一些神鬼之类的打交道,未免又玄虚很多。

师父对我并没有藏私,相反,我敢笃定,他对我绝对都是亲弟子的要求。

自从那日救了宁若水后,我便是再也没有睡过一个懒觉,每天遵着师父的要求,天没亮就开始晨练,读书,修术……

按师父的话说,我这前十几年从未接触过这些,如今对我要求严格一点,是为了弥补上之前的遗憾。

我倒是不知道他这填鸭子一般的方法有没有用,但是他确实是在拼命榨干我的所有的潜能来,以至于我每日的功课做完,几乎都是精疲力竭,倒床就睡。

然后第二天起来,又是学习新的东西,周而复始……

道教之术颇为繁多,总的来说,由易到难也是分为五大类:山,医,相,卜,命。

其中山术太过粗陋,医术用处不大,命术又太过高深莫测。

龙虎山上所传道术,主要便是其中的相,卜两种,当然,山,医,命也是有所涉及,因为五中术法,本就相辅相成,其中互通之处,奥妙无穷。

虽然说是奥妙,不过对于我来说,那些复杂的咒语,还有一些特定的咒术,却是比天书还要难懂,学习起来,实在是令我的头都要炸开来。

和师父一起生活久了,我才知道,师父也并不是像那种完全不通俗事之人,相反,洗衣做饭之类的,他均是熟练,更是烧的有一手好菜。

至于平时的话,他也不是深居简出,反而经常帮人看看风水,选选坟宅,解决一些奇异的事情来。

他也会带上我现场亲临一些灵异的现场,这便是所谓的现场教学了。

京都本就是一座古城,其中各种大大小小怪事也多,只要师父出马,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解决不了的事情,这让我越发觉得自己拜了位大师来。

虽然说经常和师父一起去“解决事件”,但是每次遇到这种事的时候,师父只是搭上两眼,便是能三言两语,说出实情的真相。

我有时候也能看出些端倪,却总没有什么说话的空间,心里不免有些技痒。

这一日,师父恰好不在,我独自在院子里面练习符咒,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来。

“宁天师在吗?”门外,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

我们这一脉,出去帮人解决事情,都是被称为天师,我师父便是宁天师,作为他的徒弟,我也是经常被唤做小天师,乍一听,倒是像是“小天使”一样,叫人哭笑不得。

“我师父他出去办事去了……”我如实答道。

门外沉寂良久,才传来一声重重地叹息声来。

一般来寻师父的人,无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的事情来,且常人难以解决,今日这个人怕也是不例外。

我皱了皱眉头,虽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是助人为善,也是师父日常的教诲之一,加上自己最近颇为无聊,心中念头一转,却是扔下手中的笔,走出了院门。

推开门来,那人果然还未走,穿一身黑衣,正蹲在我这处院子前面的一棵梧桐树下,看上去活像一只瑟缩的乌鸦。

他听到开门的声音,也是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我。

我看向他,顿时被吓了一跳,此人约摸三十余岁,骨瘦如柴,眼窝漆黑,胡子拉茬,简直就像三天三夜没睡觉了一般。

不过这人还是有几分理智,见到我之后,恭恭敬敬行了一礼:“小天师……”

那动作死板到不行,看上去就如同一个行尸走肉一般。

我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直接走了过去问道:“你找我师父做什么?还有,大叔,你的情况很不妙啊……”

这位大叔苦笑一声:“我是遇见了些怪事,想找宁天师帮忙……”

“我师父并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你还是明天再来找他吧。”我摇了摇头,转身就想着要进去。

这种事还是等师父来了之后,再处理才比较妥当一点。

听到我的话,这个人也是当即傻眼了,连忙拦住我。

“怎么会这样?我怕是等不到明日了!”他的眼神里面,满是惊恐。

看他这样子,我心中好奇,把他带到院子里面,给他泡了一碗静心茶,问道:“大叔,你这到底遇到了什么事,能不能跟我说说?”

大叔端着茶碗,浑身不住地哆嗦,缓缓讲了起来。

他本名为陈东强,本是苏杭那边来京都做生意的商人,本来生意是做的顺风顺水,后来,谈成一笔大生意之后,对方老板高兴之下,送了他一尊乌鸦黑玉像。

那乌鸦玉像虽然不是很精致,但是造型颇有奇特之处,他也是很喜欢,直接摆在客厅的显眼之处。

只是一月之后,他的小儿子在客厅内玩耍,失手间打碎了那乌鸦玉像,从那以后,怪事便是接连发生了。

先是当天,有一只乌鸦停在了他家别墅外的桂花树上,连叫了十几声,声音极大,整个别墅的人都是听的一清二楚。

那天,他的小儿子便是直接从二楼阳台上摔落了下去,脑袋着地,当场毙命。

他这中年丧子,自然是悲痛万分。

但是他没想到的,这只是一个开始。

操办了小儿子的葬礼之后的第二天,两只乌鸦又是停在了他家别墅的窗台上,连续鸣叫了十几声。

这乌鸦第二次出现,他便是感觉有些不对,结果当天晚上,他的大儿子也是在别墅里面用刀子桶入了胸膛之中!

听到这里,我的背后,已经是感觉凉气直冒。

由此看来,这乌鸦玉像肯定是不对劲了,怕是里面封了什么狠毒的咒,被中年男人的小儿子打碎之后,便是释放了出来,开始在他那别墅里面作祟。

陈东强说到这里,也是叹气一声,又是继续讲了起来。

那日,他也是感觉到了乌鸦的不对劲,他心中火起,直接带着人,要求找那送玉像的老板的麻烦。

但是到了对方公司,才发现对方早已是人去楼空,全家都搬走了。

陈东强扑了一场空,却也肯定了是对方搞的鬼,他又转过头来,回到了别墅,更加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中了一个亿,老婆都变主动了
  • [现代]和女神孤岛求生的日子
  • [现实]小护士,挺凶
  • [现代]最强编辑器
  • [现实]我成了别人的老公
  • [现代]天师狂少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