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医无双

第2章 中医不行?我不服!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2-12 20:57:17

“你才是充话费送的,你全家都是充话费送的!告辞,不用送!”

姜墨气鼓鼓地、略带傲娇地转身。

柳雨烟切了一声。

自己都没生气,他凭什么生气?

三天前,她到移动营业厅充话费遇到了馆长张思华,然后被张思华硬塞了一份没有任何履历的简历。

他姜墨不就是充话费送的吗?

当今社会,人人都对西医奉若神明,国医馆的生意一塌糊涂,她回国投身中医医疗行业,就是为了拯救祖国的国粹。

国医馆面临前所未有的大改革,她深知自己肩负重担,绝对不能容忍任何一个没有实力的空降兵在自己手底下做事。

所以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打算让姜墨入职,面试只是碍于馆长的面子,走个过场罢了。

……

姜墨头也不回的走了。

虽然这位柳副馆长在对旗袍的认知上和自己很对胃口,但是他不能容忍一个不理解自己的严谨,还羞辱自己是充话费送的的人对自己今后的工作指手画脚。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一个三好青年难道会找不到工作吗?

虽然嘴上说得凶,可他其实非常舍不得走。

刚走到楼梯,一楼就出事了。

一位约莫七十好几的老爷爷喝完了药突然晕倒在地上。

“你给他吃什么了?”老大爷的棋友冯老爷子指着负责煎药的旗袍美眉赵小棠说道。

“我……我就是按照王医师开的药熬的啊!”赵小棠慌乱的解释道。

医患纠纷是每个医院诊所都必然要面对的问题。

柳雨烟担任国医馆副馆长一职后,第一件事就是把除了诊脉医师王军、周扬,以及财务兼人事经理林浩南之外的人全部换成年轻女性,一来是因为女性通常比男性更细心严谨,可以减少错误发生率。二来则是她深知男人的尿性,国医馆的美女多,年轻人也就更愿意光顾,从而提高医馆就诊率。

不管是赵小棠还是其他接待、量药、煎药的工作人员都是经过专业培训获取证书后才上岗就业的,她们虽然不具备行医资格,但最基本的医学常识还是知道的。

赵小棠检查了一下黄老爷子的身体,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怎么样了?”冯老爷子问道。

赵小棠不敢下断言,大声喊道:“王医师,不好了,黄老爷子好像没气了。”

一听是没气了。

人群顿时就慌乱了。

“国医馆医死人了,大家快堵住门口,别让杀人凶手跑了。”冯老爷子一边挥舞着手,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喊着。

不少人都为他提心吊胆,生怕这位老大爷一时激动也断了气。

事实证明,群众的力量是不可忽视的。

国医馆很快就被堵了个水泄不通,姜墨根本没有离开的机会。

王军医师一听没气了,也慌得一匹,要是真死了人,不但职业生涯结束了,还要承担医疗责任。

他冲到黄老爷子身前,赶紧号了号脉,然后又做了胸外挤压,可是黄老爷子就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听见动静的柳雨烟走到楼梯口,瞥了一眼姜墨,人群拥挤,根本看不到情况,她只好朝楼梯口附近诊台的另外一位诊脉医师周扬问道:“周医师,发生什么事了?”

周扬是男人,当然理解柳雨烟不适合去人群中拥挤,便主动爬上楼梯,说道:“柳副馆长,经常让王医师看病的黄老爷子出事了。”

“严重吗?”柳雨烟皱眉道。

“听说是没气了,具体情况还不太清楚,王医师正在检查。”周扬回答道。

“那你还愣着干嘛,赶紧去帮忙啊!”柳雨烟气道。

“这个……”周扬支支吾吾道:“柳副馆长,医疗纠纷这种事情是扯不清楚的,我……”

“废物。”柳雨烟实在忍不住骂道。

“……”周扬默不作声。

有时候当一个废物挺好的,至少不用担责。

“大家不要恐慌,请让一下。”柳雨烟对前面挡路的群众说道。

这个时候谁管她好不好看,根本没人搭理她。

“我是国医馆副馆长,柳雨烟。”柳雨烟只好搬出这块招牌。

果然,一听是副馆长,意思就是责任人来了,大家这才让出一条路。

柳雨烟走到王军面前,问道:“怎么样?”

“现在脉搏时缓时急,呼吸微弱,昏迷不醒。”王军已经汗流浃背。

“别跟我说这些,我听不懂,你只需要告诉我能不能治好。”柳雨烟看着他说。

“我……我不知道。”王军支支吾吾的,显然是吓得不轻,乱了分寸。

“给王医师擦擦汗。”柳雨烟对赵小棠说道。

她遇事的沉着冷静,令姜墨都感到佩服,齐明月要是有她的一半沉稳,他就不会被揍得满地找牙了!

可是她接下来的表现,却又让姜墨大跌眼镜。

作为国医馆的领导,柳雨烟虽然是外行,但用人不疑是他的准则,原则上她是相信王军不会医死人的。

可是,既然有脉搏,也有呼吸,那为什么会昏迷不醒?

她在国外听说过很多东华国的报道,什么扶老奶奶过马路被敲竹杠之类的事屡见不鲜。

难道……?

柳雨烟微微蹲下身子,朝老爷爷问道:“黄老爷子,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私聊,地上凉,对您身体不好,起来说话,好吗?”

她这么问不就等同于在问老爷爷是不是来碰瓷的吗?

这话一出,宛如在粪坑里扔了颗炸弹,顿时就引起了公愤。

“柳副馆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看不起我们老年人吗?还是说不想负责?”

“今天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我……”柳雨烟百口莫辩,她只是单纯的确认一下这位黄老爷子到底有没有事而已,并不是想推卸责任。

她都想好了,只要黄老爷子给一点点的暗示,哪怕只是动动手指头,她就会立马招呼人把他抬进病房,给他保留面子,因为她相信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出来碰瓷,她非常乐意帮助黄老爷子解决根本上的问题。

可是东华国是个人情社会,一句直白的话,往往会被人曲解出很多意思,不经意间就会得罪很多人。

留学归来的柳雨烟显然对国情不谙门道。

黄老爷子是什么样的人,柳雨烟不了解,但街坊邻居再了解不过,他根本不可能出来碰瓷。

所以柳雨烟说这样的话,被曲解和误会是必然的。

“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没有责任心了,现在的医生也越来越没有医德了,自己医术不行,还说别人是碰瓷的。”

“长得人模人样的,竟是一副蛇蝎心肠,呸……”

“这么年轻就当副馆长,我看是有钱人包养的小三吧!”

一位位大妈义愤填膺,对柳雨烟群起而攻之。

唾沫横飞的大军包围了柳雨烟,可是她始终没有丝毫躲避或嫌弃,她只是感到很无助。

冷眼旁观的周扬医师暗暗庆幸自己的明智之举。

医疗纠纷这种事情,一旦牵扯进去,就如同一脚踩进泥潭,即便拔出来了也一身脏。

等大家指责数落够了,柳雨烟心平气和地抬手道:“请大家听说一句。”

“好啊,我到要看看你能说出什么新花样来!”大妈道。

柳雨烟无奈道:“各位放心,国医馆不会逃避责任,但当务之急是让黄老爷子苏醒过来。”

大家伙这才冷静了几分。

黄老爷子的象棋棋友老冯说道:“我看你们中医是不行了,赶紧转西医吧,医药费你们出。”

“对,转西医。”大伙跟着起哄。

“这……”身为国医馆的副馆长,被人当着面说转西医,她有种被啪啪打脸的感觉。

她看了看王医师,又看了看周医师,两人都不敢打包票,就都没有说话。

堂堂副馆长,若是亲自下命令转西医,注定是她的毕生耻辱。

“人命关天!”柳雨烟在心里告诫了自己一句,深吸了一口气,她终于妥协道:“小棠,安排一下,给黄老爷子转西医。”

就在这时,一道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

“等一下。”

众人望去,只见楼梯口走下来一位年轻人,他缓缓走向晕倒的黄老爷子,众人竟然莫名其妙地让了路,估计是被他俊朗的面容和坚毅的神情打动了吧。

“年轻人,你想干什么?”冯老爷子问道。

“老爷子好。”姜墨微微一笑,有礼貌却并不谦逊地说道:“刚才您说中医不行?”

“对,就是我,怎么了?”冯老爷子气势汹汹道。

“老爷子别急,我没有其它意思,就是单纯的想向你,以及某些不懂中医的人证明一下,什么叫国粹!”

说完,姜墨蹲下身子,朝黄老爷子伸出手。

“你干什么?”柳雨烟阻拦道。

“这是我的行医资格,出了任何事情,我来负责。”姜墨从怀包里取出证书在众人面前晃了一眼,然后递到柳雨烟面前,说道:“身为医者,当仁爱天下。柳副馆长,不管你之前对我有多么的不满,请不要阻拦我悬壶济世的拳拳真心。”

柳雨烟木然。

“身为医者,当仁爱天下。”

这一句话在她的脑海中不断回响。

记得很小的时候,她生了一场大病,一位老中医也对她说过同样的话。

如今的医学界,各种医疗仪器横行,整体医学水平在进步,可是曾经遍布大街小巷的中医医馆却消失殆尽,中医文化逐渐流失。

国医馆和济世堂成为了中医最后的领地。

她回国后坚持投身中医行业,就是想让中医文化重新绽放在世界之林。

“事不宜迟,懒得跟你啰嗦了。”姜墨见她愣在原地,直接把自己的行医资格证放到她手里,蹲下给黄老爷子简单地把了把脉,然后微微扶起他的身子。

“谁能帮我扶一下?”姜墨望向众人。

大家伙都怕担责,都保持沉默。

“我来。”

赵小棠和柳雨烟异口同声道。

姜墨分别看了她们一眼,然后望向赵小棠,“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赵小棠,你叫我小棠就可以。”赵小棠回答道。

“好,小棠,你从正面帮我扶住黄老爷子,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松手,能做到吗?”姜墨问道。

赵小棠点头。

“哪怕是他吐了你一脸,也能做到吗?”姜墨重复问道。

“能。”赵小棠斩钉截铁道。

夜上三杆 说:

觉得还可以的朋友,请点点收藏,你们的支持,就是三杆的动力!

来吧!宝贝们!嗨起来!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历史]穿越大唐三妻四妾:今晚翻牌子
  • []嬉游花都:从大山中走出的风水神婿
  • [现代]人生巅峰了:七个漂亮姐姐
  • [现实]重启1985之巅峰岁月
  • [玄幻]开局抽取神阶剑道天赋
  • [历史]我在大唐卖烧烤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